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防字604浦江战友的博客

这里是生活在上海的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60团战友信息交流平台

 
 
 

日志

 
 

17070629699 十一连知青轶事(132)对亲人的打扰 ...... 白桦  

2017-07-06 07:20:22|  分类: 3.青春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亲人的打扰

 

十一连知青轶事(132)对亲人的打扰 - 白桦 - 白桦的博客

 

    知青探亲回家一趟,绝对像是受王母娘娘邀请,上天宫参加蟠桃会,尽情尽兴无限量地畅吃、畅喝、畅玩、畅欢乐。每个知青探亲回家确实是过了一段非常值得回忆的幸福、快乐且无限美好的时光。在这过着神仙般的日子里,尽情地享受了父母给与的好吃、好喝、好玩、好用、最后还拿走一大堆。所以,知青都盼望回家探亲,渴求回家探亲能多呆些日子。但有多少探亲知青反省过,醒悟到呢?知青回家探亲却是对亲人的打扰,是对家人的严重打扰。

    知青回家探亲,每每谈起总是兴高采烈,喜笑眉开的兴奋。一切都围绕着以你为中心,父母兄姐、亲朋好友、甚至四邻街坊都为你忙乎。热情地招待你,服务你。而我们知青自己且有没有想过,此仅出于亲情或友情。待你好,但不是欠你的。

    知青回家探亲不容易,熬过多少艰辛、多少苦难。而父母双亲则更不容易,担心边陲儿,熬白多少黑发?思念远方女,又苍老憔悴了多少?儿女难得回家探亲,就恨不得倾其所有奉出,尽可能地满足儿女所需要的一切,老敬少,是要折寿的。

    而知青回家探亲,大有鬼子进村扫荡的 “三光”政策之势,而实行的是知青的新“三光”政策,吃光、用光、拿光,死塌不冤枉。真不枉此行,临走还带上满满几大旅行袋,上回博文中我是不好意思,大大缩减了数量,说“小狐狸”扛了几大旅行袋回来,阿蔡说,这有什么呢,我独自一人回来时拿了整整七个大旅行兜,从上海回北大荒,跋涉七千多里,几经周折,倒车,换乘,孤军作战,至少五天五夜的奔波,真够有魄力的。更要知道整整七个大旅行兜,可都是紧俏物资呵,几乎所有都是凭票供应的物品,这要耗费家庭多少财力、物力、资源啊。在票证横行的年代里,知青回家,侵犯了家人享用稀缺食品的正当权益,搅的家庭“鸡犬不宁”,影响家庭原有正常的吃用开销,而知青自己却毫无察觉,还真把自己当宠儿呢。物资匮乏的年代,你户口在时自能享用一份,而你探亲回家就变成掠夺亲人那一份,使家人陷于窘迫,因为血缘亲情,家人不计较,乐奉献,即不是应该的,更不是欠你的。把从自己牙缝里一点一点省下来的食物、钱财供你挥霍,回家探亲的知青呵,我们自己是否因此曾有愧疚和歉意?

    一个家若有一个知青,就得把父母折腾的筋疲力尽。我们家却有姐弟妹三都是下乡知青,可见父母愁的顾了这一头顾不到那一头的两难,顾了弟弟顾不上姐姐、妹儿啦。多个子女上山下乡的家庭,做父母的有多难呵,可怜天下父母心。好在弟弟妹妹也都互相谦让,“哥,你远,你拿着”。“妹妹,你小,我们更不能委屈你”。情同手足,把自己最心爱的,最想要的都会推让与对方,在物资匮乏的艰难年代里,国家凭证也只供应那么一点点,真正的肉少狼多,倾其所有都不够,知青探亲回家无疑是对家庭一场浩劫。

    我曾经也心痛父母,也曾为此感动落泪,而慈爱的妈妈总是笑着调侃道:“格侬就付饭钿钱好唻,侬多吃了就多付点嘛。”最终还是该吃的被吃了,该用的被用掉,该拿的还是厚着脸皮拿走了,我们多么无耻呵。

    好像我们下乡是他们的亏欠,因此待我们是特别的溺宠,吃、穿、用、玩后还要带走。一个知青回家一趟,就能把这个家洗劫一空。知青能带回家的太少太少,而从家里捞走的又太多太多。

    不当家不知年货食品调剂有多难,当家的不会允许丁吃卯粮的现象发生,但知青一回家,一切计划都打破了,父母是高举回家知青优先的大旗,许多知青也不管这些,逮着吃就吃,逮着用就用,逮着拿就拿走,许多票证供应的食品还要留下来备作年货,被知青回家一折腾,过年成家徒四壁了。知青苦,而知青的父母且更苦,当知青还有大块吃肉、大口喝酒,胡吃海喝的疯狂,而知青的父母,上哪儿吃去,喝去?仅凭就这么一点点票证供应的食品,从不敢放开手脚去吃,还得攒下来留给当知青的子女,父母的苦楚总是默默无言的。

    记得第一次探亲回来,一到家,就觉得家里什么都特别的好吃,而大吃特吃,绝对是饿死鬼投胎,尽管是普普通通且不贵的食品,妈妈几乎是用吃惊的眼神看着我把满满一大钵甜酒酿倒进肚里,用满是疑惑的口气探问:“我是否再买一钵给你?”我急忙一边擦着口水,一边摇手“不用,不用,够了,够了。”两年多没闻到桂花酒酿的香味,一时贪吃了,诸如此类近乎疯狂的胡吃海喝,太多太多。

    家里几乎所有的肉票,鱼票,豆制品票都省下来,专供我一个人享用了,那些凭票供应的特色菜肴食材是专门烧给我一个人吃的,父母口口声声:“乡下吃不到,难得两年才回来一趟,多吃点。”这一说,兄姐都不敢沾边了,说不出,这种打扰是很烦人的,因为是自己亲人,只能默默奉献和忍让。父母对子女不要太宠爱哦,也还必须说兄姐对弟弟妹妹不要太好哦,可恶的我们,不仅吃了还要带走,象是土匪下山,刮尽了父脂母膏(民脂民膏)。

    尤其是吸烟的男知青更甚,家里的香烟票绝对不够用,就四邻里讨要。自己回家尽抽好烟不说,我老爸是老烟民,自己却只能抽低廉的“飞马”,一是舍不得,二是没这么多钱,要从牙缝里省下供儿子挥霍呢,可儿子却在享受高档的香烟,并且带回农场的烟都必须在“前门”以上,什么“凤凰”、“上海”、“牡丹”而且一拿就是好几十包,凭票供应,每旬只有其中一包,那要父母积攒讨要多少香烟票啊。

    一回到家,从头到脚,里里外外添几身新衣,皮鞋,还有受委托代买的,用尽家里的布票、纺织品票、工业券等。

    我第一次探亲回家,就急吼吼地点明要买手表,还特意向兄姐表明这是我两年来从每个月的工资里,一点一点攒出来的,上海牌手表120元,不仅凭票而且相当难买到,家里还要四处托人拉关系帮忙,那么一点点钱,哪里够用,说是自己赚钱买的,实际大头还是父母贴的。

    尽管当时没有旅游一说,探亲回家其实把家当旅馆,每天朝出晚归,除回家睡觉,经常地到饭点都不着家,成天是四处乱窜瞎玩,都市里最时尚是五花八门的展览馆门票,最紧俏是内部所谓“批判用”电影票,这些都是有钱都买不到的,邻里之间,亲友之间不管是谁一旦拥有,抢过来先招待我。

    知青探亲回家,不仅在家吃足、喝足、用足、回北大荒时还要带足,行前旅行袋是塞的满满地,大半都是吃的,从高档奢侈到普通食材全都捞到,从巧克力到年糕片一样不少,更多虾仁干、鱿鱼干、牛肉干、香肠、腊肉、以及凤尾鱼罐头、午餐肉罐头…。

    不仅满载带走,平日里其他要好的知青战友若是错时回家探亲,还要托他们捎带一些,仍不放心,逢年过节,隔三差五地父母还会到邮局去寄邮包给我们知青,吃的、用的、穿的样样都不带缺的。......    

    直到我离开北大荒时,清点“家产”,钱是没有,其他不说,仅洗衣服的肥皂还剩二十多条,(条切开后才称一块肥皂)整整装了一小箱子,就不提其他各种吃的,用的物品了,可见父母是掏尽家底对下乡知青的全力支持啊。

    知青渴望回家,知青期盼回家,知青又害怕回家,打心地里不想再给父母添愁添堵、不敢再给亲人惊扰打搅。又到假期了,到底回家还是不回家?两难啊!

    亲爱的知青战友,听白桦瞎摆惑可以,但千万别上当,这小子一贯心口不一,轮到假期时还不是屁啊颠的又回上海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