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防字604浦江战友的博客

这里是生活在上海的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60团战友信息交流平台

 
 
 

日志

 
 

17070129666 十一连知青轶事(130)献了青春,不献子孙......白桦  

2017-07-01 08:49:42|  分类: 3.青春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献了青春,不献子孙

     北大荒知青一腔热血、满怀激情、艰苦奋斗、战天斗地,到最后是即胜

十一连知青轶事(130)献了青春,不献子孙 - 白桦 - 白桦的博客

 不了天且也赢不了地,依旧靠广种薄收,看天吃饭。那么就与人奋斗其乐无穷!抓JJ斗争,年年抓、月月抓、天天抓、一刻不停地抓,可现实中哪有那么多反GM可抓?那就抓知青谈恋爱,兵团明令禁止知青谈恋爱,抓典型,大会批判,小会检查,狠斗私字一闪念,帮教谈心,搞起来一套一套的,我们十一连曾经有那么一对知青,男知青风流倜傥,担任连队副指导员,女知青是农工排的排长,花容月貌,两人经常有工作接触,配合默契,交谈甚欢,郎情妾意,两知青的关系正在微妙之中,只差是谁先捅破这一层窗户纸了,这也惊动了具有猎狗般素质的团部,竟派下工作组来,以组织的名义,分别谈话,那时知青的政治荣誉第一,爱情不知要排到第几,为了斩断情丝,防微杜渐,男知青只好含泪要求调离十一连,工作组的丰功伟绩是棒打鸳鸯,拆散一对是一对,凡两情相悦统统掐杀在萌芽状态。还大言不惭地声称这是为了GM的需要。这些举措都是必须的、正确的。

    几年过去了,知青们的心寒还没解冻,可老三届的大哥大姐们转眼迫近而立之年,再不结婚可真成了老大难的社会问题啦,连长、指导员开始极力号召并鼓励老知青要向老军垦(老志愿军转业兵)学习,把一切献给党,(吴运铎语)青春热血洒在朝鲜战场,转业后扎根在北大荒,献了青春,献终身,献完终身,献子孙。

    希望老知青率先带个头,在北大荒结婚,安家落户,繁衍子孙,扎根边疆,即献终身又献子孙。象那大江的流水,一浪一浪向前进,象那高空的长风,一阵一阵吹不断,让子孙们扛起建设北大仓的战旗,一代一代、一代一代地往下传。

    这回团部及连长、指导员又变回红脸了,绝不再提知青不准谈恋爱的话儿,而是积极颠换了角色,做起月老、媒婆的勾当,四处说红媒、拉郎配,仍大言不惭地继续声称,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形势在变化,当初严禁知青谈恋爱,是为了GM的需要,现在鼓励知青结婚成家,扎根边疆,更是为了GM 的需要。这也是必须的、正确的。凡领导指示,永远是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

    呸!舔你个大脸。当初严禁知青谈恋爱,你说了算,还真由不得我们,现在急急催促知青结婚成家,献了青春,献终身,献完终身,再献子孙,可再由不得你啦,俺自个儿说了算。咋滴?要生你自己去生,要献你自个儿去献啊。

    连长、指导员这回可是劳师动众,不辞辛苦,忙碌地给老阿哥介绍起对象来了,本连的撮合不成介绍外连的,十连的不满意调三连的,这媒婆做的也够掉份的,老阿哥硬是不理,打定主意,不思“悔改”,没给个好脸色看,连长、指导员还真没招了,放手任其自然,而家属房的老娘们可没放过,一时谣言四起,什么恶毒的绯闻都有,老阿哥专看中某小丫头啦,老的败火,小的嫩…;老阿哥本是色中饿魔,看到姑娘眼睛打弯,见老母猪都赛过貂蝉,但是…;老阿哥是在追求团部“一枝花”,天天写情书,困扁踏头啦…。老阿哥是置若罔闻,依旧潇洒,任凭风吹雨打,胜似闲庭信步。

    其实,知青也是人啊,谁不想拥有娇妻、宠儿、热炕头?可偏偏心想且事不成呵,我爱的人不爱我,爱我的人我不爱,高不成低不就,一晃年纪逼近三十了,仍还孑然一身,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光棍好苦,光棍好苦,破了衣裳没人补。也怪,老阿哥心里依然抱定一个信念,不回到家乡,绝不成家。

    和老阿哥聊天谈及,老阿哥也诚坦,三十的知青仍象在婴儿哺乳期,离不了家的温暖,离不开娘的怀抱。离家千里娘时刻牵挂,儿在边疆心里总惦记着娘。母子连心呵。

    戎马一生的许世友将军都能做到,生为国尽忠,死为母尽孝。我等凡夫俗子更应在外尽忠,在家行孝。孝道作为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传承了上千年,知青上山下乡,远征北大荒,孝养厥父母,抛十年青春热血,已克己尽忠,而孝养未尽,不想留有一种遗憾叫子欲养而亲不侍。该回家伺母行孝报答养育之恩了。

    闲聊中,只看见几个家属房的小孩,拖着鼻涕到我木工房来讨要些刨花给妈妈引火用,真可伶,这么小就懂得了“自食其力”?赶紧扫出一堆刨花木屑,“快抱回家,跟妈妈换大白馒头吃”。抓个小孩抱着逗他玩,问:“你长大后想干啥?”,小孩多天真,绞尽脑汁,歪着脑袋想半天,终于大声喊出来,“赶大车!”打小就没出过连队,没有坐过飞机火车,没有见过轮船大海,在他眼中赶大车是连队里最有“权”的活了,大鞭儿,那个一甩唉,啪啪地响呦。象“金光大道”里的车老板那样神气威风。这就是那地方,就是那年代,孩提时的伟大理想。

    望着眼前孩子的天真神态,真让人唏嘘不已,眼前明摆是我们以后儿女们将也如此这般的缩影?我决不让我的儿子过这种生活,我们的子女必须是在大都市里成长,有着无忧无虑的快乐童年,我们会竭尽全力将最好的生活赋予我们的子女,决不再让我们未来的子女再蹈我们知青的覆辙。我们的子女必须生活的比我们知青更幸福、快乐、美好。

    还有另一老阿哥也曾跟我说:总是夜梦做到,有这么一趟末班列车,再拥挤也不怕,哪怕只剩下绿皮车厢门口冰冷的那根立着的铁柱把手能留出給我一手能握住的位置,车厢门口的空格踏板能留出给我站立一只脚的空位的机会,我也要一手握铁柱,一脚踩踏板,由末班列车带着我,回故乡。

    要是回家的机遇象拦河大坝上的泄洪闸门,而我则像是滔滔江河中渺小的一滴水,也要在闸门关闭前,奔腾不息往前涌,侥幸成为闸刀落下前那一刹被泄出的最后一滴水珠,而奋不顾身。

    再不济,要是公路上驶来一辆回城的大卡车,必会竭尽全力,拼命追赶,哪怕只是让我的一只手能扣住车尾厢板,我也会急速翻身跃上。知青想回家的疯狂是难以理喻的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多少回,知青遥望星空,对着银河,诉说希望,能否为知青搭起,一座团聚的“鹊桥”,让知青与亲人相会在桥上,把思念的话儿,尽情的讲,南飞的大雁,能否把知青的心声,捎到远方爸妈的耳旁,梦中呵,常常看到爸妈衰老的脸庞。思乡,想家,想家,思乡,家啊,家啊,哪年,哪月,知青才能重返,亲爱的故乡。

    一切的一切,都为了要永远的离开,返回故乡而不再出走。

    父母远离千万里,操心、着急、无奈、鞭长莫及,当时的环境就是那样,而且我母亲就担心我在北大荒谈恋爱,结婚。如果我结婚,和家里团聚的希望就一点都没有了。我们不能在北大荒成家,相爱可以,结婚免谈,双方都有共识,那就相互扶掖,抱团取暖,共同坚守,祈祷携手回家的那一天尽早到来。因为我们决不想再看到未来自己的子女也跑到木工房前取刨花、在冰天雪地里赶大车。在这闭塞的、落后的、原始的莽原里成长。所以老阿哥们出奇的默契,做出了一致的决定:“献了青春,不献子孙”。

   非常喜欢和老阿哥们敞开心扉,交流思想。常常会在疑问里得到一些启发,常常会在无意中有好多得益,常常能强烈感染一种信念。

2704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