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防字604浦江战友的博客

这里是生活在上海的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60团战友信息交流平台

 
 
 

日志

 
 

17062829650 十一连知青轶事(129)斗智的忆苦思甜......白桦  

2017-06-28 09:22:17|  分类: 3.青春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斗智的忆苦思甜

十一连知青轶事(129)斗智的忆苦思甜 - 白桦 - 白桦的博客

    晴朗的天空,有时也会浓雾弥漫,只有劲风吹开,阳光普照,才使迷雾消散,恢复一碧如洗。

    知青们初到北大荒,下车伊始,就白天,在大田里辛苦劳作,晚上,没得歇接二连三的开忆苦思甜大会,(当初的教育知青“节目”枯燥的仅有两项,要不就是办MZD思想学习班,内容就是学M选,读语录,互相交流心得体会,还有一项就是不断地由“贫下中农”来忆苦思甜,吃忆苦饭)教育知青要珍惜幸福生活,扎根边疆,我也认为指导思想正确,可常常路走着走着就偏斜了,凡世总要冒出个把“歪嘴和尚”呵,忆苦思甜的“道具”也实在是太差劲了。走上台前来的“贫下中农”,穿着光鲜整洁一点啦,破衣烂衫的忆不忆苦,都一个苦样,长的英俊高大一点啦,贼眉鼠脸的没个思甜的翻身样。

  “那时候苦哦,要吃没吃的,要穿没穿的,野菜挖光了,扒树皮吃,村里饿死好多人,我们只好外出四处讨饭,闯关东…”说着说着是声泪俱下,越发变得嚎啕大哭,苦啊,真苦啊,老三届知青大魏起先是非常认真,即使老生常谈也仔细地听着、记着,但听着听着,变成知青要怎么怎么地,知青该怎么怎么样的教训起来…发觉越听越不是味道,听的憋气却又不能发声,这说的是什么时候的事?要让知青怎么招?初来乍到的就谦虚点客气点吧,“大爷,请问您老贵庚?” “老夫丁亥年甲戍月丁末日午时生人”大多知青们还真没听懂,更赞贫下中农学问高深啊,“啥?再说清楚点”“ 老夫丁亥年…”“啪”的一巴掌甩了上去,知青们傻乎乎地被玩半天了,“还之乎者也呢,狗屁不懂的”。

    顿时,忆苦思甜的会场一下炸开了锅,大伙一下子都站立起来围了过去,倒不是群情激愤,而是,大家一下子都懵了,还不明白是咋回事,“乍得啦?火星撞地球啦?”毫无征兆之下突然地冒出个重大ZZ事件,吃了豹子胆竟敢“殴打”贫下中农?典型的现行反GM案例,这可是不得了,开会现场乱成一锅粥,闹哄哄的混乱场面,无法控制了。翻天了,新来知青反GM气焰太嚣张,疯狂攻击“贫下中农”,这还了得?不杀不足以平“贫”愤。

    知青和所谓的“贫下中农”立马分成两帮,一帮是义愤填膺,这可是JJ斗争的新动向,本已抓JJ斗争甚嚣尘上,而且还要年年抓、月月抓、天天抓的,现在倒好,冷不丁蹦出个反面教材,不抓反倒自己跳出来了。不满上山下乡的现行反GM,要立即游街批斗,新来知青中冒出来的反GM嚣张气焰,要坚决斗争,彻底打倒,狠狠批判。贫下中农人数虽少,但理直气壮,无限上纲上线扣帽子,打棍子,雄赳赳,气昂昂地不揪出打倒,誓不罢休。

    一帮是不知所措,知青虽然人多,也只能软弱理亏地极力护着大魏,尽可能找出些因由来搪塞、辩解。大魏到底咋得啦?吃错了药神志不清啦还是癫痫病犯了?是不是喝醉了,发酒疯,一时糊涂?大魏是知青中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人物,知书达理,才华横溢,咋会明目张胆去犯低级错误呢?

    这时,指导员已经指挥一批人手,拿着棍棒,麻绳,准备捆人,绑人了。要真是这样大魏可万复不劫,死有余辜,谁都救不了他了。多可惜啊,有着大好前程的一位上海知青。知青们为之扼腕叹息。

    危急时刻,大魏的好友刘健,头脑冷静,挺身而出,大声疾呼:大家伙静一静,停一停,冷静下来好好捋一捋事情发生的经过,让大家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再说该怎么办。

    大家回想一下,起因是说“丁亥年”,丁亥年是怎么回事?原来旧农村老法里生小孩习惯用农历干支纪年说生人。文盲孩子长大后也只记背自己的生辰八字。现代知青知道也听说过,在书画展上常见作品题有庚申年、乙丑年等,一般知青不专业当然不清楚了。大魏的高深学问可不是摆设,一听就立马明白过来。

    再停一下,话是听清了,但意思还不都明白,丁卯年摊得上挨巴掌吗?说说丁亥年是现代人都懂的阳历哪一年?60为一甲子,1887年、1947年、2007年…解放前,中国人平均寿命只有40岁,你要1887年生早成“木乃伊”,你要2007年生再等38年,那只有1947年出生,现在是1969年,周岁未满22,虚岁叫23。乖乖隆滴隆,韭菜炒大葱!18岁当爹,23岁都有两孩了?上海知青大都是老三届,有好几个都是47年属猪的,一般大呵,这才刚出校门呢。知青们起先还懵里懵懂地搞不明白咋回事,听了也不知道在说啥,现在可清清楚楚终于搞明白啦,这小子原来真不愧是在自个儿鼻孔上插大葱——装大象呐。

    尽管如此,全连上下依然觉得,即使情有可原,但也不至于出手赏嘴巴子啊,是否太冲动了些,怎么说也不该呵,总还亏欠些什么理由。

    且听大魏继续摆理:

    一则,我被这小子戏弄,屈尊称大爷,掐指一算,我还比你大两月呢,说你狗屁不懂是你东施效颦,鹦鹉学舌,该称“鄙人”,居然敢倚小卖老,还应答个爽,士可杀不可辱。心里亏的慌,不嗨一巴掌难解心气。

    哇塞!都是妈生的,同是23,来自大都市的知青,细皮嫩肉,温室里长大,白灿灿的咋看都象未满20的年轻小生,青春阳光。而住地户,15、6岁早结婚,孩儿两、三不稀奇,整日野外劳作,风吹雨淋毒日头,日月沧桑,老皮、皱纹爬满脸,咋看都是超40的老汉。站一起分明就是两代人,真是货比货得扔,人比人气死。眼前明摆的巨大差距难以想象,却又是不可抗辩的真实。大家这才同情理解了大魏,好一个士可杀不可辱,真爷们!解气,翘大拇指赞赏,可心里仍感有所勉强。

   二则,这小子信口雌黄,这才是真正的现行反GM。为我GM知青所不容,必须当场予以反击,赏嘴巴子太轻了。还两孩子他爹呢,什么年代都搞不清楚,忆苦思甜必须是讲万恶的旧社会,黑暗的解放前,国民党的坏,老百姓的苦,哭哭啼啼闹半天,自己都不知道在控诉谁,明确告诉你,你所控诉的是你所经历的三年自然灾害,你是在污蔑GCD、M主席领导下的SH主义新中国,你忆的哪门子苦?这就是你们刚才所说的阶级斗争新动向,要狠抓严打,借着忆苦思甜,大哭特哭,社会ZY时期的穷、饿、苦。这是对D和M的不满,是可忍孰不可忍!谁反对M主席,我们就扇他大巴掌,谁要污蔑GCD,我们就必须将他彻底打倒,再踏上一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

    大魏慷慨激昂,雄辩奇才啊!全会场为之震惊。刚才还愤怒至极的“贫下中农”们这回被震慑的不敢吱声了。一上纲上线,借忆苦思甜之际,真正要攻击M和D,立马变成反GM死罪,会场形势出现彻底大逆转、大翻盘。知青们激动万分,即刻反守为攻,知晓的知青借机嘲讽:“还午时生人呢,铁面无私的黑脸包公,惊堂木重重一敲,午时已到,推出城门,开斩!”知青们这回是一改情怯理亏为挺起腰杆、理直气壮并扼腕抵掌,到底谁是反GM ?拉谁上台开现场批斗会?批斗谁?拿绳,拿棍的,你们准备捆谁?绑谁啊?快动手呀?知青们为大魏大声呐喊,热烈鼓掌。

    三则,说你长的猥琐不是你错,但你长的这般猥琐且又穿着破衣烂衫来吓唬知青,这就是你的不对。活该挨揍。自称老夫才23岁,充其量是“闯关东”后被农场收留,其实就是个盲流。说是贫下中农代表,自个儿是啥都没整明白,反而不断教训知青要怎么怎么做,该怎么怎么样,也不怕大牙被笑掉。说话听声,锣鼓听音,到底是什么意思?谁让你这么说的?一连串地追问着。

    所谓“贫下中农”代表被大魏吓的黑脸变白,虚汗狂飙,哆哆嗦嗦,委屈申辩,俺就是贫下中农嘛,俺也不会讲呵,是指导员逼着俺来讲的,说是贫下中农都要挨号轮着给知青收收骨头,抽抽筋,还教我忆苦思甜越是哭的稀里哗啦越好,越是苦兮兮的越灵,多摆些道道,磨磨上海知青的锐气,杀杀上海知青的傲气。先来个下马威,以后好使唤,让他们老老实实地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原来如北啊,歪嘴和尚原形毕露,知青们被愚弄了,真把咱知青当阿斗了。大魏可是明察秋毫,一眼就看出其中的阴险,厉害呀,偶像哦!“王心刚童鞋来了没有?”

    这回,指导员一下就被“停在杠头上”了,不得不收起绳、棒,站出来打圆场,小徐是穷苦人家出生,文盲不会说话,这纯属误会,纯属误会,今天请知青大哥大姐们高抬贵手,就放他一只码头,给他一条生路,你们都是有学问的知青识大体、明伦理就不与没文化的盲流计较了,大人不记小人过嘛?这些都是人民内部矛盾,人民内部矛盾,我们也别上纲上线了,不要一棍子打死,小徐呢,以后一定要认认真真虚心向知识青年学习。

    大魏和刘健相视一笑,可不,唯小人和××难养也,道不同难以共言呵,得饶人处且饶人,何不乘机卖个面子,以后在一起的日子还长着呢,忆苦思甜大会也从此销声匿迹了。收工后可有多歇会儿的大好时光啦。

    知青们终于算是彻底明白,大魏为什么这么做了,原来也是项王舞剑,意在沛公,打蛇掐七寸呐。原来大魏这么做,是为咱知青出头啊!若是隐忍,则会变本加厉地得陇望蜀。高!实在是高!这里滴可是北大荒,不是滴北安农场滴干活!一巴掌甩出了知青的风采,以往惯于教训盲流、劳改犯的指导员也醍醐灌顶,如梦初醒,别看知青们初来乍到的,不容小窥呵,知青不是阿斗没那么容易被人欺负。高手如云啊,往后可要处处小心了,唯以诚相待,平等相处了。

    风波平息,象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原先想象太美好,现实残酷却骨感,知青们感情被愚弄了,崇高理想罩阴影,虔诚的心被蒙尘,热情的火被浇熄,冲天的干劲被戳漏气。心里拔凉拔凉的,可真不是个滋味啊。

3605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