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防字604浦江战友的博客

这里是生活在上海的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60团战友信息交流平台

 
 
 

日志

 
 

17060129504 十一连知青轶事(123)晒麦场......白桦  

2017-06-01 16:29:49|  分类: 3.青春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晒麦场

123十一连知青轶事(123)晒麦场 - 白桦 - 白桦的博客

 1971年,在连队的不断申请下,团部终于给我们十一连下拨砂石水泥,我们连铺了有两千多平米的水泥晒麦场,给大粮棚和大粮囤配备了完好的基础设施,这是我们连唯一的一个含有点现代化建筑气息的设施了,可见当年的简陋、艰苦与贫穷环境。从此在晒麦场上干活不再会干不一会儿的活,就蓬头污面以及不再泥灰满身了。

    万余亩良田再广种薄收汇拢到麦场那可是几百几千吨的收成,足以让知青自豪与骄傲。摊晒、拢堆、抢场、装车、卸粮、上囤、都围绕在晒麦场上进行,

    晒麦场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设计为之,恰在男知青宿舍门前,深夜里,汽车来运粮,汽车引擎会吵醒你,连长在宿舍门口喊一嗓子“装车啦”男知青们自然鱼贯而出,装满一车粮后,再回去睡觉,“狼来了”的故事在这里也有延伸,不是狼没来,而是来太勤,刚躺下十来分钟,下一辆汽车又来了,再穿上衣服,出门去装车,再返回来躺下睡觉,刚迷迷糊糊,汽车又来了,三番五次地起床装车,知青们再也不干了。(详见置顶轶事“怀念毕连长”)也怪当时通讯联络太差劲了,零星地来一两辆汽车装粮,男知青们是义务装车,干完睡觉,要来车很多的话,就得事先安排一个农工班的男知青专门打夜班值更,让其他知青们安安心心地睡个完整的觉。

    天气晴好时,两台康拜因满刀运转,收获的小麦便一车接一车地卸到晒麦场上来,要调度得当,每车卸麦子的地方要便于摊晒,还要和先来的已经晒得水分差不多麦子衔接好。麦收前原本感觉空旷宽阔的水泥晒麦场现在却又显的多么狭小,那么的不够用了,一块块的场地要周转开来,避免卸下的粮食堆附近无法摊晒,以致于要弄到远处去晒而费工费时。所以要筹划好,找好的场地能晒多少小麦,堆了差不多就要再找地方,晒麦场上满地都是一堆堆的新麦,粮食堆满山的喜悦挂在知青们汗滴的笑脸上,收获越多,压力也就越大,先前卸下的已称“旧粮”,正是旧粮未及倒腾,新粮源源不断登场,眼瞅着金色的粮堆不断长高。心里且着急着麦子收割上来要是36小时来不及摊晒,新麦就会发芽,堆起的麦山会发烧,一掀开草苫麦堆还会冒热气湿气蒸腾,麦堆发热温度很高,是热呼呼潮呼呼的,再得不到摊晒,麦子就要捂熟,就会霉烂了,粮食也就完了。立即推着搡把先吹凉,腾个场地摊晒开。新下的小麦湿度很高,在25%以上,所以水分很大,最容易发热,发烧,霉变,一般新麦都要经过三个艳阳日照,湿度控制在13%以下,才可以堆入麦棚,过段时间再吹晒一番,扬场后可以上囤了。
         摊场是最轻松又饶有童趣的一件乐事,你可以光着脚丫子,踩在热呼呼的新粮上,真有陶醉的感觉,推着桦木木掀板象犁地似的却又比犁地轻松的多,在铺着厚厚一层摊晒的麦海里犁出一道道浅浅的金色“垄沟”,麦粒在木掀板上欢乐地蹦跳翻落腾细浪,过会儿再犁一遍,随着木锨的犁动,水泥晒麦场上腾起一阵阵金黄色的细浪,煞是好看!

    不得不说,整个晒麦场上最忙碌的身影是连队统计员,白天黑夜地一次又一次不间断地测量着麦粒的温度和干燥性,不断地提醒连长,这堆麦子超标了必须马上摊晒,那堆麦子水份收干可以入棚了,小麦入棚后还要一次次地插入长长的钢钎似的“体温计”观察小麦的温度和湿度,温度过高小麦要被捂坏,湿度超标小麦会发芽,统计员的责任重大,绝不能出现收上来的粮食毁于一时的疏忽。所以有时他一天24小时不停地往大田里跑,掌握麦收进度,调度收割地块,又要钻到晒麦场里,检查、测量每一堆小麦,认认真真、一丝不苟。也因此发话要比连长还权威,在晒麦场上往往连长是按他的指令分派调度知青工作。在大田里也按照他的意思去安排康拜因上那号地块先收割。

    那时连队还没有烘干设备,收割下的新粮只能经过晒麦场上不停地翻晒倒腾好几天,让炙热艳阳把潮湿的麦粒晒干晒透,唯一不用担心的是麦粒层不能摊晒的太薄,以免高热灼伤,还有大堆大堆的新麦来不及摊晒呢,那有地方腾给你薄摊?都是厚厚的一层麦粒还怕翻晒不到位呢。火辣辣的太阳当头照着,起了垄的小麦粒儿均匀地摊铺着。在夏日晴天,摊场,起场可劲地随你造乐。

   摊晒新麦最怕什么?真是说啥来啥,怕啥啥来,也不知谁的乌鸦嘴什么麦收三场雨、八月天,孩儿脸,说变就变,前一刻,还晴空万里,后一秒则是倾盆大雨。晒麦场上那么多的粮食雨水一浇,非霉变不可。于是全连知青被紧急行动起来。不用广播(那时也没有广播)不用喊,下雨就是命令,在宿舍里休息的夜班知青也全部跑到晒麦场上,干其他活的人,统统拿起了扫帚、木锨,搡把等一切起场工具,这是多么雄壮的场面,这就是抢场,一场风雨中的鏖战。

123十一连知青轶事(123)晒麦场 - 白桦 - 白桦的博客

 连长大声指挥着,叫喊着。风雨呼啸,把他的话吹掉了一多半,但这时候谁都知道该怎么办。谁心里都只有一个念头,赶在雨前把粮食全部苫上。风呼呼地刮着,起着这摊铺在地上的麦子;知青们拿着各种工具推着,扫着,堆起,苫盖;这时候,所有动作只有一个,就为“快!快!快!”都心急火燎地投入到抢场当中去,一些人收的收,一些人堆的堆,一些人赶紧扫净散落地的新粮,一些人赶紧苫盖已起成堆的粮食。知青们把大苫布拽过来抖开,大风呼啦就把它吹鼓起来,十几个人拽着吃力地把它盖在粮堆上,找来木头、铁架、等一切有重量的东西压在上面,风雨奈何不得了。知青们一堆一堆的用炕席、草苫、苫布把粮食逐个盖上,马上又去支援别的,头顶上大雨点子珍珠落盘似地噼里啪啦打下来,大家赶不及回宿舍了只好躲进麦棚避雨。而连长还在风雨中逐个检查各粮食堆是否苫盖严实。一会儿他被暴雨浇的浑身精湿,但从脸上露出难得的笑容,显然一切都好,大家也很高兴。

    夏日的暴雨就是这样,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阵雨说来就来,说走就走。雨忽然就停了,太阳又出来了。一道五彩缤纷的彩虹从天空中挂出来,十分的美丽,天空就象水洗过似的湛蓝,行,马上再起场、摊晒。麦堆刚摊晒开,但天有不测风云,有时候还真弄你个措手不及呢。又着急忙慌地收起来,刚收起来又要再摊晒开,一天也不知来来回回反复折腾多少次,抢场的知青们先是一个个淋成地地道道的“落汤鸡”。身上的衣服,湿透了,换一身,又浇湿了,再换,湿衣服粘身上真难受,但一天下来哪有这么多干衣服可换?干脆,淋湿了回宿舍脱下,要上麦场再穿上,淋湿回来,再脱下,光膀子还更舒爽些,真因如此,才惹出个大祸,“狼来了”这故事真太经典了,喊第一次,知青们迅速出动,喊第二次,就磨磨蹭蹭了,要是喊第三次,对不起,咱干脆趴窝不动。懒的理你。三番五次不见动静,连长急的是麦场上被捂着的麦子,情急之下,推开门就喊着“快上麦场去!”有几个女知青在屋里还没来得及披上淋湿的衣服出来,女知青们恨的是那天气、那暴雨、那衣服、那小麦。和爱屋及乌一样地恨屋及乌般出恶气地告了憨厚老连长一状,“不尊重女知青”,转眼就演变成连长“耍流氓事件”,可怜这可敬可爱的老人,莫名地躺着无意中流弹,还讹传老连长一贯耍流氓,在老团就风流成性,才发配来十一连,最终不得已,老连长无语,含泪离开了十一连。无知自尝恶果,谁也想不到换茬领导,后者以极左GM派自居,紧跟路线走,当我们知青团结强大时,他却象吃奶的孩子找妈似的独自步行百里到团部去告我们知青的状,当他得志时,却威胁知青:“在你档案里写一笔,让你一辈子,吃不了,带着走。”明确要整顿连队共青团员,一会儿批这个知青,一会儿又斗那个知青(绝对庆幸我已离开)还操纵知青们的经济命脉——扣工资,知青们这才掉落“水深火热”之中,真正欲哭无泪,后悔莫及了。

   知青生活艰辛且苦闷,聊个发生在抢场时的趣闻笑料吧,眼尖的李副指导,猛地发现小金子突然不见了,转眼又出现,本是关心询问:“你刚才上哪儿啦?”而小金子却以为是要批评他偷懒,心一急,便口吃起来,嘴上是“我…我…我…”的,冲上前双手圈出一个怀抱的动作,小金子太可爱啦,这个动作也太经典了,也太猥亵了,李副指导大惊失色,怒斥:“不准耍流氓!”哪知小金子是说,眼看要下暴雨,宿舍门前,铁丝上晾一大溜衣裤,我是好心赶紧抱了一大抱进屋,要不等会知青们没了替换的衣服啦。这才两分钟不到,你还要批评啊?你说这事和那事到底是哪会事?小金子懵了,知青们笑的捧腹。小金子至今没搞明白,时过境迁50年了,为什么每每谈及,知青们总要嘲哄一番。

  最后,也说说,平日里干不了重体力活的老娘们和体弱多病的,大多时候都集中在晒麦场上干活,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你说一大群娘们聚在一起,能出演多壮观的一台台嘻笑打闹剧呢,连队里所有的家长里短、鸡毛蒜皮、流言蜚语、荤黄段子、丑事绯闻都从麦场集散。

  一次,我爬到大麦棚顶,铺油毡补漏洞,偶尔也遇上不雅闹剧登场,老娘们不仅不收敛反而在下面斥责我:“小知青躲远点,少儿不宜!”你们在光天化日之下出演,我在棚顶补洞,上,上不得,下,下不来,叫我躲哪儿去啊。

最尴尬的是自己的活还没干完,麦场上干活的早早飞鸟归巢,五年来我就自个一人干活也没个帮手,有八米多高的麦棚顶,也算是十一连最高建筑了,一个人爬上爬下一次也真不容易,今个儿一次性干完活,也省得第二天再上上下下爬一次多累人。晚收工就晚收工一会吧,这点活早晚还不就是我一个人来干。嗨,赶巧不巧的,屋漏偏逢连日雨,船迟尽遭打头风。竟碰上一对小情侣一收工就匆匆赶早来约会, 一上来就直接高奏主旋律。又一次被堵,再演上,上不来,下,下不去的尴尬。我是不是倒霉到家了?

     谈恋爱的躲到粮棚去幽会、喝醉的跑到麦场醒酒去、高兴逗乐的场院里撩蹶子撒欢、无聊发泄过剩精力赶去撒野,饶有童趣的在那儿逮家雀……晒麦场浇灌水泥场地后也曾新潮地一时成为十一连的热门景观。

3800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