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防字604浦江战友的博客

这里是生活在上海的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60团战友信息交流平台

 
 
 

日志

 
 

17040829196 十一连知青轶事(104)七0届的“梁祝”......白桦  

2017-04-08 17:00:08|  分类: 3.青春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一连知青轶事(104)

七0届的“梁祝”

十一连知青轶事(104)七0届的“梁祝” - 白桦 - 白桦的博客

 虽不能称得上完全是青梅竹马,且也同窗多年,相熟相知相识,倾慕阿芳,朱钢多次发起攻势,均被阿芳婉拒或搪塞过去,事业未成,何以成家?年纪轻轻就扎朋友,乃属小资哪一套,那是革命形式所万万不被允许的,热血且幼稚地认为我们还背负着去解放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劳苦大众这一伟大使命。

青春少年的激情,一颗红心,满腔热血。在这火红的年代,革命如火如荼,心潮澎湃,盲目崇拜,迷茫追随,顶礼膜拜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一挥手,拼命向前冲,义无反顾地离父母别故土,似有无可奈何之意却又似心甘情愿地选择了“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艰苦的地方去,干一辈子革命。”同学们一批批走出家门,陆续奔赴各地,轰轰烈烈,热热闹闹,先期的我们奔赴北大荒,接着又有同学去了加格达奇大兴安岭,阿芳选择了去安徽插队落户。朱钢急眼了,心仪的女神要离去,留也留不住,一心要结伴跟去,家中年迈的老母坚决不让年幼的末子插队落户去,两难啊,怎么办?还没想出神计良策,转眼已到了阿芳要出发的日子。

上海老北站号称已陆续送出百万知青上山下乡而更显破陋不堪,窄小的广场与细长的月台上再一次摩肩接踵地聚集了送亲的人群。

半军事化的“文攻武卫”密集列队替代了警察来维持秩序,今天可丝毫没有往日的“凶相”和威严,满脸的和蔼可亲,委婉劝规疏导,想必他们的绝大多数也有子女或弟妹在上山下乡的行列中。

知青专列的绿皮车厢前父母、兄弟姐妹、亲友和同学占得几乎都没有空隙,时而还穿插手捧语录毛选的工宣队和学校的老师们煞有介事地鼓励着这个,安慰着那个。亲人们的叮咛和嘱托在耳边不停地灌入重复着,发车的哨声和铃声响起,随后的一声汽笛将人潮再次掀起,涌向绿车皮的车窗和车门口。

谁都没注意到送别高潮中,另有一个令人感动的特别场景:“火车要开了,侬快点下去啊!”“我又没有说要下去咯。”“啥格?侬再讲一遍?发戆啊,侬勿下去做啥去?”“我勿下去了,我要跟侬一道去!”火车缓缓驱动,“快点下去!还来得及,侬慢点,当心点。”阿芳吃惊的语无伦次,半是窃喜半是恼恨地推搡着朱钢向车门口走,朱钢,再劝说再推搡也不为所动,坚定地:“我要跟侬一道去安徽插队落户!”“侬神经病啊,去安徽唉,插队落户又勿是白相去,侬快点下车!”“要么都不去,要去一道去。”“十三点,我勿睬侬了。”拌嘴口角间,知青专列已开过老旱桥,标志着满载知青的列车驶离上海了,现在想下也下不去了。“前头总会有站头要停格,侬给我下去!”

车上所有下乡知青还沉浸在离别的悲伤中没缓过劲来且被这惊艳的一幕给吸引了,全车厢知青们的注意力一下都聚焦在这对青年男女身上。“这个女知青为什么要把这个男生赶下车?”“那男生不是跟我们一起下去插队的知青啊?”“每趟知青专列,上车检查的很严厉,送客一个不准上,他是怎么上来的?”“为了送心上人,总有招法混上车”“他们好像是同班同学嘢。”“我认识,确是我们五中的同学,男生家里好像是母亲坚决不放儿子下乡去,女知青只好自己一个人去插队落户”“好一对青梅竹马就这样拆散了,可惜啊。”“不对,看情形,他们还没确立关系。”“喂!你刚才还哭哭啼啼要死要活的,怎么转眼关心人家小两口,扎啥格闹猛?”“我看是男生的要跟她一起去插队,而女生的却要他下车回家” “这男同学真痴情,为了和女朋友在一起,不顾一切,甚至愿意一起下乡插队。”

 “多令人羡慕的一对金童玉女,嫉妒死我了” “我要有这么一个男生紧跟着我,我死也不会放手”“唉,我命苦,我喜欢的男孩不肯跟我一起下乡,只好孤身一人去插队。”“得了吧,在学校的时候,你瞄都不瞄他一眼,现在想他了吧。”“那时父母、工宣队和老师都象抓特务一样盯、关、跟。我哪敢有所表示?”“我更惨,讲好了无论到哪儿,我两都一起走,等到我报好名,他突然翻悔了,狠!狠!狠!…”“别伤心,为他太不值,这年头,我们看多了语言的巨人,行动的矮子。却太少见这两小无猜的真纯。”

不少男知青也暗想:我要是也有心仪的女生,我也会跟着一起下乡去,后悔没有早早寻觅,落得现在孑然一身去插队,好孤苦伶仃,凄惨自怜。

很多男知青对朱钢翘大拇指表示支持,更多女知青激动的欲鼓掌。被朱钢的精神感动,为朱钢的坚持赞赏并感叹, “这男生好帅啊,”“问问他,要是同意跟我走,男耕女织,出入成双,我预定了。”“美不死你!?”

“这也没办法,好无奈呵,人家男生家里不同意。你叫这女生怎么办?”

“嘿,小哥,已经先上车了就不要后买票了,不懂啊?生米煮成熟饭呀,看他家里怎嘚瑟。” “阿米尔,冲!”“别瞎出馊主意,这么祸害人家,当心你一辈子嫁不出去。” “滚你的,要不是我,胆小的你一辈子都讨不到老婆。” 一群女知青一旦离开家了的束缚,突然开放的毫无矜持,叽叽咋咋超没淑女形象。  

全车厢的下乡知青你一言,我一语地激烈讨论着,到底是支持朱钢跟阿芳插队去还是赞同阿芳让朱钢先下去。围绕朱钢是去还是留,知青专列热闹的炸开了锅,各抒己见,有支持朱钢的,有赞成阿芳的,也有感得两方都值得赞叹。于是给出的高招、怪招、臭招层出不穷,反正说什么的都有。

 “你看,你看,那女生还是坚持要赶男生下车”“她也太狠心了一点吧”“何况以前又不是没有好感,现在也不该这般绝情”“唉,你就不懂了,这不是绝情,这是深情,是真情!”“如果你已经受苦了,你愿意让你所爱的人也一起去受苦吗?”“啊!原来是这样?我懂了。”

“这女知青好靓啊” 多少女知青投来羡慕的目光“感动死我了,真想有一个这样的男朋友,生生世世在一起,生生死死在一起。”

赞赏羡慕多于暗狠嫉妒,郎才女貌,情深意切且没有一句华丽辞藻,没有一点卿卿我我,朴质的语重心长,令全车厢的下乡知青们柔肠寸断。

“侬要替换的衣服也没有,什么行李也没有带,没吃没穿的日子侬哪能过?”“我跟侬一起出工,一起下田种地,总能挣到工分,挣到口粮的,行李嘛回头叫上海托运过来。”“侬想清爽了伐,到了那儿以后,要想回来侬再也回不来了,到时候侬后悔都来不及。”

朱钢不乏支持者:“哪就跟着一起去呗,互相还有个照应”“你也想的太简单了,户口没签,行李全无,先是问家里会同意吗?再是想安徽那边人民公社会接待吗?三则什么都没准备,两手空空的下去如何生活?”“哪到也是,吃、穿、用全无,一时还真不好解决” 有个知青油腔滑调地调侃唱道:“没有吃,没有穿,贫下中农送上前,没有钱没钞票我凭力气赚。”“不怕现在一穷二白,只要坚持下去,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哪有什么啦,他要决心跟着去插队,我们一起支援他。”“到哪以后,谁的行李里不富裕着几套穿着?你一件衣服,我一条裤子的先借给他调剂一下,问题不要太好解决哦”

“我再和侬讲一遍,侬下去伐?”朱钢却顽石一块,再劝说也无动于衷,呆呆的楞是杵在阿芳身旁,嘴里吐出心底话语:“我要和你一起插队落户,不管是大山深处还是荒原滩头,白天我们一起上山砍柴下地耕种,寒夜里我们一起聊天歇息抱团取暖,农闲时我们再一起回上海伺奉父母。”平日里木木呐呐的朱钢,此时是语不惊人誓不休,惊愕全车插队知青,这是一种什么精神?恋爱神话?知青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七0届的梁山伯与祝英台?满车的插队知青有为感动的有唏嘘不已的,也有为己落魄而暗暗垂泪的,更有羡慕异常情绪激动的,多少男女心中涟漪:我怎么不曾拥有这样一个男(女)神的追随?要是如此这般牵手一生,死而无憾!羡慕羡慕羡慕嫉妒嫉妒嫉妒,恨的牙碎一地!墨哧里乌黑的眼无子落一地!

身形娇小的阿芳实比想法稚嫩的朱钢显得更成熟一些,考虑周全一点。深知末子是母亲的心头肉,任谁都不能从母亲的手中抢走,“我很开心侬愿意跟我一起下乡去插队,但侬不能让我背骂名,要是侬能说动母亲把户口本拿出来,同意侬插队落户到安徽来,我热烈欢迎侬。我在穷乡僻壤等着侬,不讲能不能到车站去接侬,至少我会在那儿的村口迎接侬。要做到这一点,侬就要先回去安慰好侬母亲。” 

“谁不想劳累时有人帮扶,谁不想委屈时有人倾吐,谁不想生病时有人呵护,谁不想孤寒时有人给我遮风避雨,谁不想此生有个好伴侣折子之手相濡以沫。我心里就是一百个愿意,一千个愿意,但我也不能太自私了。”

“侬这样一声不吭,一走了之地离家出走,而且还是为了跟着我才去的安徽,侬母亲晓得后会伤心,会落泪,会埋怨我夺走了她爱子的心,还骗伊一道去安徽插队,去受苦,去遭罪。更不知道,那儿有没有吃的,干的活累不累,晚上冷不冷,没衣没被的…..”又有撬边模子促刻道“这杀千刀的,一辈子都不会放过她!”

“想想侬母亲,侬叫我以后回上海如何面对?好好叫想想呵,阿拉不能太自私了”阿芳一句话直接戳了朱钢腰眼里,朱钢顿时‘戆塔’。朱钢在家是出了名的孝子,少年纨绔,撒野不羁,兄姐训斥,置之不理,唯母命是从,也深得宠溺。朱钢有时天不怕地不怕,就是这根软肋碰不得触不得。确实,我不能如此不孝,一声不吭,一走了之,年迈的老母谁来照应?我这是有担当,有作为吗?虽有兄姐,但自己尽孝了吗,我们还要为家里的人好好活着,我一声不吭,一走了之,我对不起家里的母亲大人和哥哥姐姐们。

“下车回家吧,母亲在焦急不安地在等着侬。我们这个年代送礼也只有送语录、笔记本和钢笔了,最贵重的是语录,最表心意是钢笔,我也不爬上去翻行李了,随身珍藏一支刻了名字的钢笔送给侬作纪念,侬可以经常用它给我写信,下车吧,侬母亲在家会等着急的。”

令人赞叹不已,一个刚出校门的小女子竟能如此识理数且有如此博大的胸襟,巾帼不让须眉啊!不曾经历沧桑,未尝人生艰辛,竟使爱恋升华。少年钟情,少女怀春,懵懵懂懂,且一片真纯。

众友纷纷嫉妒朱钢太有眼光。原来暗暗羡慕、怂恿、鼓励、声援朱钢坚持的知青们纷纷倒戈,羡慕称赞起阿芳了,被这真纯感动的知青们纷纷出言支持阿芳,劝说起了朱钢,并向朱钢保证:“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我们既然一起插队,我们一定尽力保护帮助好阿芳,你先回去,一烙铁烫平屋里厢,侬是只模子,阿啦看好侬!”

“兄弟!先回家去解决好母亲的后顾之忧,大别山翘首以待等着你”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知青专列哪像现在的高铁日驶千百里,既要避让忙碌的货车,又要等着按列车时刻表正常运行的客车先过,所以恋恋不舍似的走走停停慢吞吞开着,一路有心的组织者刻意地即使偏落小车站临时停车点都安排迎送知青专列的队伍,继续着喧天的锣鼓,大海航行靠舵手的高频音乐,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最高指示,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大红横幅总还迎不完送不尽。

此时的朱钢很不甘地被涌簇着下到站台上,其实送知青下乡的专列开了半天竟还没走出多远。 

专列西去,队伍散尽,朱钢一动不动地凝视着远方,期待着明天,夕阳下宛如一尊塑像。

4295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