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防字604浦江战友的博客

这里是生活在上海的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60团战友信息交流平台

 
 
 

日志

 
 

17042829318 十一连知青轶事(113)一斤细粮票 ...... 白桦  

2017-04-28 21:18:31|  分类: 3.青春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7042829318 十一连知青轶事(113)一斤细粮票  ...... 白桦 - 防字604浦江战友 - 防字604浦江战友的博客
 
 

                      一斤细粮票

在北大荒下乡时很荣幸地被知青们推荐上工农兵大学生,而上大学的日子里,主食就是窝窝头,对一个上海知青来讲,刚下乡之初把吃惯大米饭的习性改为吃面疙瘩汤、大馒头,已是一种磨练,慢慢适应过来了,现在又要再改吃窝窝头,还真是个不小的考验。其实也真没办法,不吃也得吃啊,窝窝头粗糙,实在难吃,粗拉拉的,梗在喉咙里半天都咽不下去,只好强制自己,咽下那生冷硬块的窝头。

在食堂一看到窝窝头心里就打怵,那可气可恨的窝窝头、大饼子,打心底里是无论如何都无法与它们共鸣并建立起深厚的WC阶级GM感情滴。戏称:吃的头颈管贼细贼细,小面孔蜡黄蜡黄。于是哼起了篡改的《知青歌曲》“窝窝头,不但知青要吃,人人都要吃,窝窝头,最容易吃,真正消化就不容易了。要把窝窝头,作为美食来吃,哪一级,都要吃,吃了就要拉,支援农业现代化,支援农业现代化。”逗的同学们都哈哈大笑。

     我要慢慢再适应主食是粗粮的这个环境,窝窝头、大碴子粥尽量不碰,改吃高粱米饭和小米粥,高粱米饭其实也很难咽,终于发现能适应我的是高粱米粥和用苞米面做的发糕,高粱米粥放点糖非常好吃,成了我的偏爱,计划经济年代,物质匮乏,生活艰难,可以说“吃”是最大的问题。什么都要凭票,所有吃的东西都纳入计划供应,购买绵白糖也必须凭票,我没有,只能上知青战友家或同学家去讨要了。还有主食,我只能把苞米面做的发糕看做是奶油蛋糕来慢慢享用。拿把叉子就当是吃西餐。(不是罗曼蒂克而是唐吉歌德)心仍庆幸,没有挨饿已经算是很“幸运”的啦。每个月发下来的细粮票匀着点用,争取每周能吃上一顿大米饭,少且少点,打打牙祭也感很幸福了,再不然,上饭店,和兴路口有个“五满意”,坐在大堂里,点上一小盘水饺,贵是贵了点,心疼也要小资一把,挡不住的诱惑啊,让我的胃满意潇洒一回。后来也发现二角钱一根的“大麻花”最经济实惠,省钱且还能吃饱。每周末,我都凭着有点小钱,前去打打牙祭,过把做“富农”的瘾。

一天,到食堂打饭,食堂阿姨一看是我,就习惯性地往我的小吃饭盆里打了足有半斤多的大米饭。堆的高高的,爽爽地说,四两。暗示给我占了一个很大的便宜,我当然很是感激,看着碗里的大米饭,眼里闪烁饿狼般贪婪的目光,无奈囊中羞涩,愧疚又抱歉地对她说:阿姨,对不起,我没有细粮票。心疼的眼睁睁地看着食堂阿姨要把白生生的大米饭重新倒回大盆里的那一瞬间,我是多麽想吃那香喷喷的大米饭呀。心里酸楚难过,充满失落,哭的心都有了。“阿姨,别忙着倒回去呀,我这儿有细粮票。”排在我后面打饭的女同学小娟主动上前掏出细粮票代我付了,并把剩余的细粮票全部塞到我手里。我惊呆在一旁吃惊地看着她却给自己打了二两高粱米饭用的是粗粮票,且又让我情何以堪?别介意啊,吃粗粮我已经习以为常地习惯啦。

这就是那个物资匮乏年代的滑稽,这就是那个无可奈何年代的悲哀呀。

正是在那个啃窝窝头的年代里,我对大米饭嘴馋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每餐都算计着,纠结着,要是能放开来吃的话,一斤大米饭下肚,仅仅才刚给胃的壁角落头充实了一点,每个月只发那么几斤细粮票,大米饭一个月吃不了两顿就没了。更多时候食堂里的大米饭只能看没得吃,望米兴叹啊,大米干看!(大米干饭)

我们班的金生和金福汝都是来自五常的朝鲜族同学,五常又是远近闻名的稻米之乡,偶尔,金生父母来省城看望儿子时会捎上一小锅菜肴和一小锅大米饭,金生总是热情客气地招呼男宿舍的同学一起分享,舍友大多不好意思地谦让着,而我且最厚颜无耻地商量说,我肉、鱼、菜一口不碰,能否多让给我吃点大米饭?同学们笑呵呵地说,菜照样吃,大米饭全让给你过瘾吧。可别说,五常大米可真香、真好吃,白灿灿的大米粒透着一层绿莹莹的油光,根本不用下饭菜,瞬间就被我消灭的干干净净,还意犹未尽地恨不得伸出舌头把锅底都添个透,这是我在大学里最没风度的一刻。得知我对大米饭的吃相,金福汝同学也会在回家返校后,偷偷塞一饭盒的五常大米饭给我解馋。(金福汝现在韩国,40年了,上个月刚联系到她)

那个年代我们虽过得清清苦苦,但同窗之间却那般的热情、真诚、善良和无私。深深温暖我这个身在异乡为异客的上海知青。

说来也巧,我们班级也就只有我一个是上海男知青,而班里女同学又比男同学多出两倍,班级的党小组长崔杰也是哈尔滨下乡到北大荒的知青,率先把配给自己的几斤细粮票送到我手上,并私下鼓动周边女同学也奉献一些细粮票来,帮我度过适应以粗粮为主食的暂时难关。

那一瞬间,我的心里发生了冲撞,情感动荡,大家也不宽裕,且纷纷慷慨解囊,心中矛盾、歉意、感动纠结着。这真是“雪中送炭”啊。有种和睦家庭的温暖。

  在那个生活艰辛,民生凄苦的年代,我们每个同学每月分到的细粮票就这么几斤。在那个无奈的年代,情况就这么个情况,事情就这么个事情,这样的配给,谁也无法改变,谁也无法特殊。自然,这几斤细粮票就成了同学眼里的美味佳肴和改善生活的唯一稀罕物。每个人视它为宝,给啥都不换。有人把它看得比钱还重,因为有钱也买不到它,而我们班的女同学更看重的是同学间的互相关心、互相帮助,因为它确实是培养同学友谊的良好载体。有很多女同学为了表达对上海知青男同学的关心,体现本土主人对异乡知青的待客之热情,就主动把自己从嘴里省下来的细粮票,奉献出来,你一斤、我两斤、她三斤的在我课桌上堆出这么一沓。这令我这个大男生很是感动,很难为情。要知道,女生也不富裕,她们也没得到国家特殊的照顾呀。所以,这小小的细粮票,蕴含着多少深沉无言的战友之情,同学之谊呀。女同学的这种无私、友爱和奉献精神,是多么的难能可贵啊。

有些同学周末回家,返校时总先上教室来塞给我一个苹果或一个橘子,东西实在不多,对我而言且非常金贵,极为温馨。(因为只有我是远离故乡的上海知青,周末无家可归,再者我中学时代恰逢WG几乎什么都没学,专业知识底子非常薄弱,在宿舍学习怕互相受到干扰,只能日夜以教室为家,刻苦勤奋攻读,又免宿舍熄灯之苦,所以任何人要找我,只需朝我教室一喊,我就会出来。)

让我看到了那个峥嵘的年代,物质生活短缺,带给我们的煎熬和苦难。每每我手捧这些细粮票或水果时,都令我万千感慨,浮想连连,这是一段无法抹去的温馨,也是一段歌者无法放声,诗人无法纵情的亲情。

曾经引以为宝的细粮票代表着可以吃到白米饭,白馒头;粗粮票就是窝窝头、高粱米、大饼子,小米粥和苞谷面糊糊的时候,大家不敢相信这残酷的现实。

它是我在东北大学生活真实生动的写照,它记载着我们知青时代那些刻骨铭心的故事,它在我心里,将是永远的温暖、永久的珍藏和永恒的记忆。愿这种美德能世代传承。

朝夕相处多年的762同窗友谊,是纯洁真情,金贵友情。永远珍惜!

2676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