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防字604浦江战友的博客

这里是生活在上海的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60团战友信息交流平台

 
 
 

日志

 
 

17042729308 十一连知青轶事(112) 向T55次列车三鞠躬!...... 白桦  

2017-04-27 19:36:03|  分类: 3.青春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向T55次列车三鞠躬!

 

17042729308 十一连知青轶事(112) 向T55次列车三鞠躬!...... 白桦 - 防字604浦江战友 - 防字604浦江战友的博客

  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年代里,T55次列车是闻名全国的“强盗车”,趟趟列车都满载回家的知青和其他人群。尤其节前,过年前更甚,拥挤程度难以想象,倦缩在行李架上的、躺座位底下的、站在椅背上的、挤在厕所里的,为占一点点位置或为一些鸡毛蒜皮小事起口角甚至大动干戈。满车厢的拥挤不堪、龌龊不堪、更不堪是捂在棉袄里散发出的肉夹气,汗酸臭,满嘴喷射大葱,大蒜味,手卷的“蛤蟆烟”呛人的辛辣,浑浊空气里的 “十三香”浓重地包围着所有趁车人。现代人若敢体验一回的话,十有八九一定会昏过去的,还剩一二直接嘎嘣。比起现在的春运和民工潮有过之而无不及,简直是小巫见大巫。若要想开点车窗透口气吧,即使如此,车窗下还不断有知青敲着窗玻璃,哀求并讨好道:“朋友,大家都是上海知青,侬开个小窗让我爬上来吧,帮帮忙好唻,” “车厢里挤不下啦” “不要紧,就上我一个人。”果不然,心一软,帮上一个就捎上一串,塞进更多的旅行袋等行李,超员的车厢便更挤了。

   T55直快其实并不快,全程要两天两夜,仅比“难兄难弟”乌鲁木齐到上海的列车时间上要少点,但要误点的话,更不知要多少时间到达上海了,一次回沪,车上看到同行的女知青满脸疲惫不算,面孔唰白,关切询问哪不舒服?要吃点什么药?其实不然,是因为赶火车,两天没有吃任何食物,饿的胃痛难受。恰车停天津站,赶紧挤下车去帮她买点吃的,这倒好,挤的下车去却挤不上车来了,情急之下,只好央求车站值勤警察,先是一个警察帮着怎么推都还是上不了车去,眼看火车要开了,于是招呼来三个人高马大的警察,用足力气使劲推,硬把我挤塞进人满为患车厢,好险,车门都没关住,列车已开动了。挤的我一身热汗又惊出我一身的冷汗。

  在T55车上,我最尴尬的是常常碰上主动搭讪唠嗑的“几个孩子啦?”足见我还稚嫩的心却是满脸的沧桑,多悲哀啊,干脆“三个啦,大的都快读书了。”甭解释,否则更啰嗦。

  三棵树开往上海的称T55/58,而上海开往三棵树则为T56/57,我们通常都称T55。每次离开上海回北大荒,兄长们都至少请假半天,然后兴师动众地被亲友,家人早早地拥簇着来到火车站,堪比现在机场送客要早格个把小时两小时的。我惊奇地看到对座的女乘客离开车不到两分钟才姗姗来迟,落座车开,没一点点急吼吼赶车的烦躁,那么文静,那么安然,好像一切尽在把握之中的神态,你不怕迟到?赶不上火车?永远迟到才好呢,省的一次次地往返,思乡伤心。呵,和我一样都是赴北大荒的上海知青,同感同感!虽然心里极不情愿离开家乡,但又不得不一次次地被迫离开家乡。……在家能多待一分钟就是一分钟,没必要呆在车站浪费许多时间,更多一份愁绪。“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从此,掐分读秒,家距火车站近在咫尺,每次离开都候分刻数,不早到,不迟到,有个十来分钟富裕就够了。渐渐形成终身习惯,后来回上海工作,从浦东回浦西,乘车时睡上一觉,醒来正好车到大新街,下车调218大班车。后来,又要从家里赶往浦东上课,地铁57分钟,从不早到也绝不迟到。我养成恪守时间的良好习惯。

  在T55车上,最刺激好玩的不过是帮着逃票了,尽管T55列车拥挤不堪,但途中查票例行公事般地照样进行着。在同一节车厢里,其实大都互不认识,因为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知青”,若有事就大家抱成团,我就帮过北大荒战友自称是54团的上海知青“钉子”,临检查车票时坦言:我没钱买票,帮我挡一挡好吗?行,一定尽力而为。另一个知青凑过来说,我们一群人里也有一个没买票的,他们一帮里也有没票的,我们联合起来想办法帮着蒙混过关,于是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坐在一起挤在一起的知青们互相帮忙遮掩,列车员一本正经地过来查票了,于是一大群人突然过分地忙乱起来开始寻找起自己的车票来,“你拿了我的车票?”“是他拿了你的车票。”窜过来抢车票的窜过去夺车票的,查来查去,怎么?我的车票在他的皮夹子里,他的车票在你的裤兜里,我在椅子上跳过去逃,你从座位底下爬过来躲。滑稽双簧在演绎着,查票的列车员很人情味地摇着头叹气道:“算了,我知道你们中间肯定有人逃票,而且不止一两个人,就是查不出是谁没有车票,帮腔的人太多了,你们知青真抱团,祝你们平安到达上海。”一个老知青上前敬烟并点着,客气地拍拍列车员肩膀:“兄弟,谢谢啦。”知青们都会意地笑了起来。

  我们十一连的上海知青“小四眼”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想家了,在逃票中被抓住。好在是知青没怎么处罚,叫他们在天津货运处做了一个星期的搬运工顶车票。想回上海偏偏发给他一张回双鸭山乘车证,转一圈又回来了。我们逗他玩,你不会说想回北大荒,没钱了,然后骗一张回上海的乘车证不就行了吗?

  T55列车上的奇闻趣事太多太多,回味无穷。更重要的是T55列车1969年9月21日开通以来承载过成千上万的上海知青奔波往返 ,承载了多少知青的离恨别愁。

  T55次列车实际就是专为上山下乡上海知青开辟的知青列车,满载了知青的心酸泪,思乡情,青春歌 。

 多少16~17岁的少男少女踏上T55便从无知与懵懂变成了上山下乡的知青。

  T55曾满载着少年的激情与热血,带着对前途的理想与憧憬,到广阔天地里讴歌人生悲壮。

  T55载满知青的艰难岁月、人间沧桑、牺牲自我、别亲桑梓、青春梦想。

  T55却载回知青的沮丧、怨屈、失落、颓废、迷茫、悲哀、创伤、疲累。

   十年艰辛历尽沧桑, 终生刻骨铭心的记忆。 

  不知经过多少转辗,T55列车终于停靠在上海站站台旁,迈出车厢:“上海!我回来了!”1969~1979整整十年,犹如噩梦醒来般,不堪回首。老阿哥唯一心愿:终于告别T55,多少次坐着这绿皮车厢往返于上海~北大荒之间,从今天起苦难再不重演,但与T55十年承载的恨爱情意浓浓,巴不得立即逃逸远遁且又三步一回头,五步一回首地恋恋不舍。突然,象军人一样立正,摘帽正襟,默哀,毕恭毕敬弯下腰向着T55次列车深深地三鞠躬。T55!再见!T55!永不再见!

  诧异此举在大批返城知青急急涌出车站的人流群中并没有引起瞩目与共鸣,仅少许同情的眼神和稀落的叹息,提起地上瘪瘪的行囊,拖着疲惫的脚步离去,席卷中国大地声势浩大的上山下乡运动也随即划上了句号。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