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防字604浦江战友的博客

这里是生活在上海的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60团战友信息交流平台

 
 
 

日志

 
 

17042129269 十一连知青轶事(109)北大荒伐木(二)......白桦  

2017-04-21 20:26:59|  分类: 3.青春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大荒伐木(二)


17042129269 十一连知青轶事(109)北大荒伐木(二)......白桦 - 防字604浦江战友 - 防字604浦江战友的博客

 

     我在北大荒参与伐木的日子里,感觉伐木的世界是男人的世界。且能考验知青临危不惧的胆略和吃苦耐劳的精神,走出森林就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大树伐倒后,抬木头归楞或装上爬犁运回连队,也是桩非常苦,非常累的重活。像我这样身形个小体弱的小木匠,一生也只参加过一次八人抬扛原木归楞的苦力活,就知道扛棒一上肩,真如泰山压顶,棒象嵌入肩膀的肉里,人顿时矮了一截,两腿不停打颤,迈步艰难,绝对是咬牙坚持一步步前行。后来小赵、大刘哥等北京、哈尔滨身高马大的知青们直接把我开除了。不仅怕我受压不起更怕是分力不匀而祸及其他知青,规定:哪儿轻快上哪呆着去。所以,我写不出太多的体会,八人扛抬原木绝对是太苦,太累的重活。

女知青也一起参与伐木?相对男知青岂不更难、更苦、更重、更累?大概只是干些把伐倒的大树再截段或打打树杈,搬搬树枝的轻便活吧。那些苦险的活应该接触不到的,但是女知青文新姐却清清楚楚告诉我,她和北京女知青张晴在伐木时,(那时,我们这拨上海知青还没来十一连)非常危险地被伐倒的大树树梢直接拍埋在雪地里,知青们都被吓的脸刷白,大声疾呼齐聚过来,附近几个女知青直接被吓的哭了起来,大家手忙脚乱地扒开树枝分叉,把她从树杈底下拽了出来,万幸!因为树大,枝繁叶茂,分叉横枝也粗实和纷多,大树伐倒,树杈咯在雪地里恰巧奇迹般地给分隔出让她生存下来的空间,没有受伤,就是狼狈不堪有些尴尬。大伙的关切拧成一股知青团结友爱的精神。拍掉身上的脏雪,众口传送着“没事,没事。”(没死,没死。)的喜讯。从此,“没事,没事。”(没死,没死。)成为了十一连知青们在事故之后,脱离险情,劫后余生的专用庆贺词。每每意外发生,知青们的心总是悬着,期盼奇迹再现,所以,无论出现什么情况,知青们最期待、最乐意听到就是“没事,没事”(“没死,没死”)。阎王殿前走一遭,回去好好庆生一番!一天,我独自一人扛着一棵不重的细枝木头往树林子外搬,这点份量我从没把它放在心上,满怀轻松得意地向林子外走去,不料,刚出树林,脚底一歪,整个人带木头就往下沉了,忙喊“救……”整个人就没影了,“白桦,你怎么了?”“白桦,你在哪里?”战友们忙乎着四下里寻找我在哪里,只见雪堆里咕噜出个小白熊,那就是狼狈不堪的我。“没事,没事。”(“没死,没死。”)大家这才露出了虚惊一场后的笑容。

 原来,大烟炮卷着大雪在树林前受阻,慢慢堆成缓坡,久积的大雪,每天太阳照化雪面,晚上严冬又让化雪结冻,慢慢结成一片厚壳,人走上面还能承重,以为走在平地感觉不出,扛着木头渐渐扛不住承重就“噗呲”一下掉了下去,冰壳下是软绵绵的雪,一点没有受伤,木头仍躺在冰壳上没有压着我,庆幸却又好玩!

就像冷不丁掉下河时慌的连喊“救命”,且不知站直了,河面水才没过肚脐,自己都笑起来了。

又有一天,副连长李春新(外号“李大吹”)带着两女知青坐上马车去我们伐木点捎回那些整棵树锯断裁剪后的细枝分叉给食堂当烧柴用,将那些细枝分叉顺顺利利地装了满满一马车,这些个轻轻松松的活男知青是摊不上的。不料,回到连队时过个沟坎,马车一颠,连车带人傾翻倒在了小沟坎里。李春新倒是机灵,纵身一跳,骨碌地从雪地里爬了起来,只见树杈堆满整沟坎,人呢?李春新顿时就蒙了,再没平日里耀武扬威的神气劲,今天我这副连长恐怕已经当到头了。惊怕的直接蹲在雪地里嚎啕大哭起来,前所未有的男人的大声哭泣,惊的食堂里干活的炊事员赶忙出来问道:“咋的啦?”“出什么事了?”大吹一边嚎啕大哭,一边断断续续地嚷着“死了,死了。”知青们不解:“什么死了?”闹半天才明白,马车翻了,还有两女知青被砸在树杈下面。怒道:“哭什么哭?还不赶紧把人给挖出来?”李春新这才清醒过来,忙和大家七手八脚地搬开树杈,其实树杈空隙很大,不象圆木那么扎扎实实地十死无生。只见地沟里躺着两女知青好端端的,一点都没伤着,就脸啊手上的擦破点皮,连血都没出一点。又一次“好了,好了,没事,没事。”(“没死,没死。”)有惊无险之后,大伙也埋怨这女知青:“你们也真是,没见副连长哭的这么悲壮,这么久,你们咋不吱一声啊?”女知青尴尬地:“树杈压的我们无法动弹,脏雪堵满一嘴,叫我们咋吱声?我们自己也蒙了,还不知咋回事呢,就埋在沟底下了。”庆幸之余,大伙也趁机挖苦李春新:“大吹啊咋样?平时那么神气,牛了哄哄的,遇点小事就六神无主了,只知道嚎啕大哭,不知道先救人要紧?喊个人帮忙也行啊?”李大吹这时是有苦说不出,后怕不已。庆幸没事,也任知青们借机随便损着挖苦埋汰去了。这是十一连又一桩“没事,没事。”(“没死,没死。”)的片段。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