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防字604浦江战友的博客

这里是生活在上海的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60团战友信息交流平台

 
 
 

日志

 
 

17031929077 《年华痕迹》书序——铁杵磨成针,功到自然成。......jean  

2017-03-19 08:21:06|  分类: 6.浦江文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语:这篇书序的按语我写了很久,不是写不出来,而是一看到这书序就想起写书序的人,心情百感交集非常的沉重写不下去…… 在我向多位博友邀请写书序时,是他“二话不说”第一个答应,并且专门召集他原一师五团八连的战友们给我传经授意介绍八连出书的经验。但当我收到了许多篇书序后,收到他一条短信:家中有事,书序耽误了。他虽然没有说家中有什么事,但我知道他肯定有事忙。劝说他,不要再赶写了,留着我出版专辑作品时再写。没想到,他在20161231日给我发来了书序。戴琛赞叹道:这篇书序写的真好!正好给《年华痕迹》凑了一打12篇书序。看着这书序我感动不已!

2017112日前进(60团)北京知青团拜会,会上我展示了刚刚拿到的样书《年华痕迹》。团拜会他没有来,我还向31连的战友们解释“他家中有事,脱不开身”。待我到26连餐桌拜年,向一师五团八连的战友们致谢时,得到了令我意想不到震惊的消息:他心脏手术住院了!

他是与阎王爷那里“挣命”的人。那是2005年我在北京饭店举办辞行聚会,他说好一定来为我送行。但是,我左等右等都没来,杨万万告诉我,他不来了,我就是不信。因为他从来都说话算数“言必信,行必果。”可那次他食言了。直到我回到温哥华,他才告诉我,他得了肺癌手术切除了右肺的三分之二。怕聚会扫兴,所以没有告知。后来,经过半年多的化疗医生下死亡通告:已经无药可救了,让他考虑“享受最后的时光”。他彻底放飞精神,潇洒上庐山,登泰山,游江南,北疆行两年多没有任何治疗,居然从阎王爷那里“转悠”回来了。

这次他感觉身体不适,还以为是雾霾导致肺病复发。她妻子从事医疗工作,一听他的症状,马上断定是心脏问题,到医院一检查三根心脏动脉血管严重堵塞:一根100%、一根95%、一根80%立刻开具高危住院手术诊断书,并且告知因为他肺癌化疗造成血管严重脆弱,手术会有极高的危险。他和妻子都深知这不是危言耸听,这回从阎王爷那儿可不是那么好“挣命”的了。最后,决定回家先办完“答应的事”再回来住院手术。他就是用生命为我写书序的人《难忘的一师战友》申宝禔。待我拿着刚刚出版的书探望他时,看到他一付轻松爽朗胜利的神态:哈哈,又从阎王爷那把生命“挣”回来啦!

《年华痕迹》书序——铁杵磨成针,功到自然成。 - Jean - jeanzhao0924 的博客

 

由他我认识了许多一师五团八连的知青;他的书序提供了许多31连的史料数据;他有日记记录了他在兵团的经历;也让我记起31连夜校学文化的教课老师老三届的苗大姐(北京女二中)和陈乃谡(北京五中);看看他所写的书序,让我记起许多许多…… 那不是为我写的书序,而是为31连,为31连拓荒者,为我们知青的历史记录。

他在我的眼中:干练、果断、勇敢、刚强、仗义是69届知青的爷们儿!吴岳说他是一位真正的“革命党人”!正如他书序写的“31连是北大荒中的北大荒”,我们连队的人员不是1958年十万官兵拓荒的“老兵新传”;而是一群乳臭未干的“知青”在这片千古荒原上挥洒青春可歌可泣的历史篇章!

每当我想起这些,心情与他一样——怦然震撼感动我心……

2005年与一师战友参观宝禔的菜园 

潘海迅 任洪 卢莹 申宝禔 赵军 郝春燕 安建京 杨万万

《年华痕迹》书序——铁杵磨成针,功到自然成。 - Jean - jeanzhao0924 的博客

 

书序

铁杵磨成针,功到自然成。

《年华痕迹》的成书过程是书作者在平凡而又曲折的人生经历中点点滴滴收集、日积月累笔耕,终使涓涓细流得以汇入大海的真实记录。文风朴实无华,情景平中有奇,章节连接有序,全书海阔天空,一位历经磨难的69届北京知青从花季少女到花甲之年的年华痕迹跃然书中,有生活,有憧憬,有思索,有奋斗,好似一壶陈年老酒,香醇浓郁,回味绵长。

我和赵军是兵团战友,同为69届北京知青,相识在北大荒。

1973512日,我从一师五团调入六师六十团,被分配到比较边远的三十一连。报到后,毕连长带我到各处走走,熟悉一下连队的环境。在从晒麦场返回连部时,听到远处传来嘭、嘭篮球撞击地面的声音。循声望去,蓝天白云下,筒易的篮球场上活跃着一个穿着蓝色回力牌球鞋,梳着两根小刷子矫健身影,运球、上篮、抢板儿、中投,动作有板有眼非常投入。毕连长介绍说:赵军,三排副,北京知青,挺能干。我们远远的相互打了个招呼。由此,我认识了赵军。在此后两年多的时间里,在这个简易球场上(自制的木质球架、只有两通火炕大小的场地)工余饭后常常只有赵军一个人活跃在这里,没有对手、没有队友、没有比赛、更没有观众,但她仍然认真地运球、上篮、抢板儿、中投,嘭、嘭的声音在这亘古荒原上传出很远很远。

刚到三十一连没两天,我经过堆放原木的木工场地。木工师傅带着徒弟正在那里忙活,见我走过来便立刻上来打了个招呼:你是新来的排长吧,你们三班的人还沒来,我这儿活茬急,你先给顶一会儿行吗?木工师傅二十来岁,后来知道他姓王,老团来的兵团职工,徒弟是上海知青,两个人都有一副好身板儿。看这架式人家是专门在这儿等我的,是要抻量抻量这位新来的北京小伙儿。生产建设兵团的班、排长都是实力派,干活儿没有孬的,何况是有人当面叫板!我那时刚刚20岁,也是身强力壮实战形的选手,谁怕谁呀!撸胳膊挽袖子下到场地,木工师徒俩在上锯,我在下锯(按要求下锯应是两个人操作),一根二米多长,三、四十公分直径的大杨木已经被他们抬到了工作台上,随着电锯(动力来自拖拉机)那尖厉刺耳的声音响起,一根根木头被抬上来,开出一块块四公分厚的板材后又送返到上锯。就这样你来我往,见招拆招,谁也不肯示弱认输。正晌午头儿上,场地上无遮无挡,炙热的阳光下,三个人很快就冒汗了。被电锯声招来的人越来越多,谁都看得懂这场面:这不是干活儿是叫劲啊!帮谁都不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谁先服软谁先趴下。正在僵持不下,谁也不肯罢手的时候,人群中走出来一个人,大声说到:二排长,我来帮你!。话音刚落,这个人已经站在我这边十分熟练地搭上手。在这关健时刻仗义施援手的,正是刚刚认识的北京知青赵军。由此,我们有了知青时代的第一次合作,也为后知青时代的合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三十一连地处黑龙江省三江平原沼泽湿地的核心地带,从地图上看就是鸡嘴尖儿那个地方。南距中苏边界乌苏里江百余公里,东距中苏边境军事重镇抚远县乌苏镇百余公里,而北距中苏界江黑龙江仅仅三十余公里。如果中苏开战,这里将是三面受敌,十分凶险。一条坑坑洼洼从二龙山通往抚远县城的备战国防公路是穿越这片广袤沼泽唯一的通道,确切地说,是沿途各个连队的生命线。这里是渺无人烟的万古荒原,是人类活动的禁区,是北大荒中的北大荒:冬天风雪弥漫、烟儿泡横行,是零下三、四十度的极寒之地;夏天沼泽无际、遍布陷井,野兽出没、蚊虫肆虐,天地之间难有人类容身之处。

19708月,赵军和她的战友们把屯垦戍边的大旗插在了二抚公路107公里界碑处,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战天斗地,开荒建点。到19735月,三十一连已经稳稳的立于这亘古荒原之上:新开垦的七千多亩耕地分布在地势较高的公路南北两侧,基本解决了吃饭问题;三栋泥插墙土房歪歪斜斜扣在地上,让人们有了容身之所;人工建起的能容纳100吨粮食的粮囤、晒麦棚和晒麦场;一小块农机场和半个篮球场。全连在册88人,干部、老职工11人,其它是北京、天津、上海知青。这来之不易的成果里饱含着赵军在内的所有拓荒者们的辛勤付出;在六十团水利大会战中,她以日挖15.6土方的骄人战绩力拔头筹,远远超过男生日挖6方土的定额;在从十一连往回运送苫房草过水沟时,爬犁侧翻,她从距离沟面三米多高的爬犁顶上,后仰头脚倒立垂直摔下,在那危险瞬间,亲眼见她敏捷地就势来个后滚翻,躲过一难;在场院上打撮灌袋、发肩、扛麻袋三级跳;挖渠修路脱大坯插墙盖房…… 在各项繁重的体力劳动中,她从来都是走在队伍前面的人,真正是巾帼不让须眉!在她任团支部副书记的时候,力主开办夜校,鼓励大家学习文化。她那盏自制的小柴油灯经常亮到很晚,现在才知道,那是她在记知青岁月的流水账

1978年知青大返城,中国打开“改革开放”的大门,我和赵军同属化工系统,我在制药厂,她是北京东方化工厂的创建者。1995年,我亲眼见到赵军穿着工作服,挎着帆布包,忙碌在全国工商联信息部的装修工地上;后来得知赵军受到极不公平的待遇,但她没有就此趴下,而是办起知青的贸易公司、开起装饰工程公司,筹建全国第一家联合保险代理公司……几经波折终于闯出了一片商海天地。我有幸参与,更让我佩服不已。赵军的执着并没有到此打住,而是重新打起背包,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太平洋到加拿大洋插队去了。又是十几年过去了,当她再次回到我们面前时,令人惊讶地带回了一摞厚厚的书稿,记录了她从拓荒知青,到现代化工厂的建设者,到洋插队经历的《年华痕迹》。

岁月匆匆,白马过隙。似水年华,只爭朝夕。积累起人生的点点滴滴,记述人生的执着追求,在年华痕迹中刻下深深的印记,赵军,继续走在69届知青队伍的前列,那撞击地面嘭、澎的球声,继续怦然振动我心……

网名:田耕 写于北京 2016.12.31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