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防字604浦江战友的博客

这里是生活在上海的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60团战友信息交流平台

 
 
 

日志

 
 

17020828844 西落坡村大寨——京郊行(门头沟)46......共工  

2017-02-08 09:38:32|  分类: 8.旅游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开马致远故居,我们继续往东。道边高挂的葫芦。
西落坡村大寨——京郊行(门头沟)46【原创】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没走几步,见路旁有一牌子,上书“大寨简介”。它好像被人拔了出来,靠在电线杆子上。
  文字记载如下:
  落难坡山寨,又称大寨,建于金代。根据大寨所在的地势环境以及建筑布局、建筑风格可以证实,当时的大寨就是一所特殊的监狱。据考南宋时期落难的徽、钦二宗曾囚禁于此,史传所载的“坐井观天”说法,就是被囚禁于此的真实感受。
  据这块牌子所言,宋徽、钦二宗曾被囚于此。没想到啊,还有这事儿!?
西落坡村大寨——京郊行(门头沟)46【原创】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这有得玩了,不能放过。我们转向这块牌子所指的方向。
西落坡村大寨——京郊行(门头沟)46【原创】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顺着这条小窄道往南去。
西落坡村大寨——京郊行(门头沟)46【原创】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不知前面会看到什么?
西落坡村大寨——京郊行(门头沟)46【原创】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没见到头,还得往前走。
西落坡村大寨——京郊行(门头沟)46【原创】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这条小道来到这儿就到了头。这块空地中间有个圆形的地堡式建筑。不会就是那口“井”吧?
西落坡村大寨——京郊行(门头沟)46【原创】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我爬到这个“井”的上部,去寻找……
西落坡村大寨——京郊行(门头沟)46【原创】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找到一个开口处……
西落坡村大寨——京郊行(门头沟)46【原创】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从这个井口往里看,隐约能看清里面的状况:基本上是干的,没有水。有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人能在这里面住吗?好像人要生活在里面基本上没有可能。再说这个“井”外面是水泥的,也太“现代化”了,否定!
  看来这个不是大寨,我们找的不对!那为什么指示牌放在这个小路口呢?
西落坡村大寨——京郊行(门头沟)46【原创】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回到主道上再往前走,又见一块牌子,上书“碉楼”二字。介绍说,这座碉楼“共分三层,高约10米,全部用石头砌成,没有一根木头,底层与大寨之间有地道相连。”
大寨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我们的视线向南望去,只见一座碉楼突兀而立。看上去外墙已经修理过,不像古旧之色。据以前去过的人说,不仅外墙做了刷新,而且还增加了女儿墙高度,由0.9米升至了1.4米,同时在碉楼顶部增加了木质小屋。
  盖了这小屋,这还是古物吗?!
大寨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我往碉楼底下走去。碉楼与其周围的民居挨得非常近,两者之间没有多少余地。我靠住旁边民居的墙,勉强举起相机拍了一张。怎么就看这碉楼不顺眼呢?
  这碉楼讲究的就是虎皮石在外,这全给糊上青灰就属于“修旧如新”了。
  不过,这碉楼周围也没有见到地道啊,上哪儿去找大寨呢?
大寨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从碉楼出来,还是要找大寨。在一个健身运动场上问几个村民,有一人给我们指了道,见我们还是不明白,便主动充当临时“导游”替我们带路,于是我们就跟着他向北走。
  就从这破旧的老宅右边那条路往北。他还替我们喝住一条狂吠的凶猛大狗(虽然被铁链拴着,也让人胆寒),让我们一一通过。
大寨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一堵破墙上挂着一块“门头沟普查登记文物”牌子,上写着“西落坡村大寨”。
大寨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往北沿着一堵墙走,想看看这个大寨到底是什么模样,见这里有个涵洞,我从这里钻过去。
大寨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钻过去,看见的就是这堵大墙的东侧,它直通往北。大墙外面是山崖无法行走,还得回去。
大寨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回到墙这边,她们都跟着“导游”往北去了。看这墙的上部,都是红砖砌就,这年代不会太远。但墙的下部却是石块砌的。
大寨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走过狭窄的过道,视线开阔了些。大寨的大致面目基本上可以看清:一个四周围有围墙的方形,中间的空地上种了许多树(大概年代久远,原来的监狱建筑已经荡然无存)。
大寨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深秋的大树上树叶基本掉光了,只剩下了果子还挂在树梢。
大寨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低头看,这道东墙下部显然是老的。
大寨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我们的目光停留在这道老墙上。
大寨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这墙有年头了! 
大寨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这决不是新砌墙所能有的质地。
大寨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再往北看,北墙中有一部分也显老旧之色,到底有多老,不得而知。
大寨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热心的临时“导游”给我们找了一个铁梯,搭在北墙上,他上去试了一下,没有问题,可以上。
大寨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导游”介绍说,我们这个村庄因为关押过宋朝的两位皇帝,故名“落难坡村”,所以当时这个大寨又叫做“落难坡山寨”。后人嫌“落难坡”这个名称不太吉利,就去掉了“难”字,变成了“落坡村”。对于村名,在写这篇游记时我也上网查了查,其名称由来是这样说的:“因村位于落坡岭下,或由于村落建于九龙山北坡平缓台地上,故称落坡村。1962年分东、西两村,该村在西,故名西落坡。村民以姜姓为多,另有马、田、王等姓。
  看来“导游”关于村名由来的说法并未得到官方的认可。
大寨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我也上到大墙上,看一下四周的情形。
大寨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在大墙上往东看,我东面的这堵墙是老墙(就是刚才我说过的“北墙中有一部分也显老旧之色”之处)。 
大寨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往北看去,大寨北墙外面是一块长满乱草的坡地,再往北就是悬崖。人被关在这里跑是跑不掉的,何况还有士兵,还有碉楼。这碉楼的作用肯定是看守这座监狱的。
大寨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站在北墙上往西看,西墙被树林挡住了看不见。我想顺着北墙走过去看看。
大寨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这帮人在下面不让我在墙上行走,那就下来。下来感谢这位临时“导游”,正是由于他,我们才得以找到大寨。唠起嗑来一问年庚,我两同年同月,生日只差八天!赶紧热烈握手——缘分啊!
大寨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在写这篇游记时,我突然想,这宋二帝被掳北上,经过燕京(北京)时到底被关押在了哪里?如果有资料证明与门头沟这里有交集,那就确证无疑了。
  查了查资料,发现这里面疑点重重。据有关研究文章(其中所引史料大都为《金史》)说:
  汴京(开封)陷落后,二帝等众多随从被女真人虏往北方。金人在汴京将这14000人共编为七组,徽、钦二帝并不编在一组内。其中徽宗在第四组,钦宗在第七组。各组人数不等,徽宗的第四组共1400余人;钦宗的第七组为160余人,秦桧、张叔夜等大臣也在第七组。二帝的北行路线也不同。
  徽宗这组到达燕京后,住在延寿寺,在这里等待钦宗(钦宗这组比徽宗迟到燕京52天,要在燕京集中后一起继续北行)。钦宗一行到燕京后并没有住到徽宗那里,而是住在悯忠寺。两个月后,徽宗和钦宗及其后妃们,分别从延寿寺和悯忠寺集中到昊天寺,开始向中京(今内蒙宁城县大宁城)出发。
  这是辽南京(今北京)地图。图中右下方可见“悯忠寺”和“大延寿寺”,昊天寺在图的左上方,名叫“大昊天寺”。
建都之始——寻觅金中都1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为了搞清二帝在燕京住的地方,我专门跑了一趟。这是现在的法源寺。
大寨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悯忠寺现在已经没有了,紧挨着法源寺南边的这个休闲广场,就是原来的悯忠寺原址。延寿寺就更找不到了,我转遍了法源寺东面的几条胡同(西砖胡同、七井胡同,甚至烂漫胡同等),这些胡同现在都是居民区,哪还有庙宇的痕迹。
大寨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大昊天寺也不见踪迹,只有它西面的天宁寺还耸立依旧(前些天有西安的朋友问,北京还有辽代的古建筑吗?我说有啊,天宁寺就是)。
西落坡村大寨——京郊行(门头沟)46【原创】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依据可靠史料,这里被囚二帝的可能性不大。其理由是:
  第一,徽宗、钦宗二帝并非自己,不算其他组,仅跟随他们的就多达一两千人。大寨这儿地域狭窄,不可能安置得了这么多人。
  第二,正史上有明确记载,二帝被囚的地点清晰无疑:徽宗组在延寿寺,钦宗组在悯忠寺,后来出发前集中到昊天寺,未有另外场地的说法。
  第三,指示牌上只说“据考”,并没有指出证据来自何处,如果有强有力的证据的话,不会只说“据考”。由此想到,为什么村里做的那个指示牌被拔了出来,大概原来是立在村庄大道边的,后来被门头沟的文物部门叫停了!
  第四,以前也有不少人指出,徽钦二帝囚禁地并非这里,这个监狱可能是真的,可能囚禁过别的什么人。如果一定要说囚禁过二帝(如果二帝真的经过这里的话),那这里顶多是个押运途中的“转运站”而已。
大寨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第五,关于“坐井观天”,也并非发生在这里。
  《金史》《宋史》都明确记载:1130年,将二帝自韩州(辽金时今辽宁昌图)徙五国城(今黑龙江依兰)的事实。
  而最早反映二帝在五国城囚禁生活的文学作品是话本《宣和遗事》。书出自宋、元年间,作者不详。话本是宋、元间说书人讲故事所用的底本(本身就不是正规的史料)。话本中根本没有二帝坐井观天的描写。直至清代小说《说岳全传》中才出现“将徽、钦二帝发下五国城,拘在陷阱之内,令他坐井观天。”的说法。
  能把《说岳全传》当做史书看待吗?相信大家都会有自己的判断,不用我再多说。
  从当时的实际情况看,金国始终没有把二帝当一般战俘对待。因为宋、金两国还处于战争状态,金国深知这两位皇帝的作用,随时随地都想把他们作为同南宋讨价还价的砝码,或可以利用来向南宋施加压力的王牌。所以金国不想让徽、钦二帝死去,而是尽可能在衣食住等方面给予照顾。实际上大金国也较好地照顾了宋朝这两个皇帝,让他们自食其力生活在五国城,二帝可以写诗作画,男耕女织,还可以生儿育女,作为平民生活的他们也可以算天伦之乐了。
  再说,史学界对“坐井观天”也有不同的解读,并非如我们想象中的关在井里(那人在里面能活几天啊),这里就不详细展开了。
  至于村里立的那块指示牌,现在看来不仅所说无据,并且严重误导了我们(要不我们怎么会去找那口井)。 
  好了,我们从大寨出来,继续向东,我们要去找京西古道。
大寨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