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防字604浦江战友的博客

这里是生活在上海的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60团战友信息交流平台

 
 
 

日志

 
 

17022728953 黑龙江兵团北京知青季爱伟的北大荒故事------《罂粟》缘...田恒方  

2017-02-27 15:25:57|  分类: 3.青春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屯垦戍边之169:原黑龙江兵团六师二十五团文/北京知青季爱伟   编辑/田恒方  黑龙江兵团北京知青季爱伟的北大荒故事------《罂粟》缘

转载:屯垦戍边之170: 黑龙江兵团北京知青季爱伟的北大荒故事------《罂粟》缘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我们到小五队正值夏初,万物生机盎然,五彩滨纷的花朵后面,孕育着即将迎来秋季的累累硕果。绿油油的麦田一望无际,微风吹拂着吐穗的麦子泛起层层波浪,像一片绿色的海洋。

  路边各种不知名的野花,争相怒放。各种颜色应有尽有,红色的、黄色的、白色的......。有我认识的百合花、蝴蝶花、地黄花等,还有芍药花也屡见不鲜。最抢眼的还是我们队种植的一片罂粟花,这是国家分配给的种植任务。

转载:屯垦戍边之170: 黑龙江兵团北京知青季爱伟的北大荒故事------《罂粟》缘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转载:屯垦戍边之170: 黑龙江兵团北京知青季爱伟的北大荒故事------《罂粟》缘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关于罂粟花有许多传说:其一、最早秦王李世民一次孤身一人,深入敌营侦查,不慎被发现,负伤逃出数十里,昏倒在小路上。醒来已躺在茅屋的炕上,伤口已被包扎好。一老人正在炒着什么,浓香溢满茅屋。老人从锅里倒出一把比小米还小的东西,给秦王吃下,并说:“食下此物,伤痛可消!”秦王食毕,只觉余香满口,疼痛立消。李世民登基后,念念不忘老人的救命之恩,便亲自率众臣赴深山谢恩。可只见到草屋落锁,老人已不知去向。只见门上贴着一张红纸,留诗一首:“黎民罂粟子,愿君永不忘,江山牢又稳。”看罢,李世民深知老人用心良苦,对茅屋深深一揖。转过身来,才注意到茅屋周边遍生罂粟,正值花期,五颜六色。李世民想到罂粟子的好处,便传下口谕:封罂粟子为“御米”,人们又把其壳叫做“御米壳”,俗称“米壳”。

  其二、传说:从前山里有几十户人家,村里有一位英俊少年排行第三,人们都叫他三郎,自幼和一个叫英淑的姑娘很要好,青梅竹马,两小无情,很合得来。三郎弹得一手好琴,英淑姑娘长得聪明伶俐,特别喜欢听琴,只要一听到三郎的琴声,就如醉如痴。她长到十七八岁的时候,三郎和英淑私定了终生,英淑非君不嫁,三郎非卿不娶 。    

  一天,媒人到英淑家来提亲,说邻村一户有钱的富家子弟。英淑父亲贪图钱财,一口应允下来。英淑姑娘誓死不从。婚期临近,在一个漆黑的夜里,吊死在自家的树上。三郎得知后在英淑坟前,直哭的死去活来。忽然看到新坟上破土长出一枝花来。红花绿叶,水灵灵的,红嘟嘟的花朵内散发出诱人的香味。三郎小心翼翼的吧这枝花挖了下来,带回家栽在花盆里。每晚闭门对花弹琴,寄托对英淑的思念之情,每晚如此,天长地久。三郎琴声一响,英淑姑娘从花朵上走下来。

  后来,被三郎的两个嫂子发现,乘着三郎出门办事,把花搬出房,把花撕得支离破碎。三郎回来后边哭边用唾沫把花叶花瓣一片片沾好,那花真的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但英淑再也没出现,只见花芯里结出一个圆形的小果实。

  罂粟花别名虞美人、鸦片花、丽春花......。人们喜欢它,因为它美艳的花朵,人们又害怕它,因为它的果实中有种令人致命的毒。我们可以抗拒毒汁的诱惑,却不能埋没它妖艳而狂热开放的花朵。

  我们到小五队是七、八月份,正是罂粟开花最茂盛的季节。五颜六色美丽的花朵,在纤细的颈上随风飘舞,显得弱不禁风,随时都有被风吹断的感觉。但颈上的花朵却毫不逊色地展示着它的娇艳。薄如禅翼的花瓣,在纤细的颈上随风摇摆,像翩翩起舞的女郎,婀娜多姿、挑逗人的心弦。难怪人们说:“罂粟花是会跳舞、说话、唱歌的毒花”。

  到了收割的季节,队里抽出我和其她几名同志,专门负责采集浆液的工作,在由我负责将采集的、凝固的浆液,亲手交给连里保管员,由保管员专门保管起了,统一上缴。

转载:屯垦戍边之170: 黑龙江兵团北京知青季爱伟的北大荒故事------《罂粟》缘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割浆----是一项技术含量很高的工作。当花谢了以后,结出了像鸡蛋大小的葫芦时,正是割浆的最好时机。割浆时穿上围裙,浆弄到衣服上是黑色的,是洗不掉的。割浆是用小手术刀片,围着葫芦的外皮转着划一道不深不浅的口子,深了不出浆,浅了同样也不出浆。只要把握在硬壳以外外皮以内中间的肉脂部分才能出浆,雪白的浆液就像人在皮肤上划了一道口子一样渗出一滴一滴的浆液。将浆液用手术片的背轻轻的刮下来,抹在事先准备的一块一尺见方的玻璃板上。渐渐变成黑色硬了起来,一天下来手脖子酸疼酸疼的,手里拿着什么东西都不知道。更难的不是手,而且是腰,割浆时齐腰高的罂粟在风中摇动着,抵弯着腰用左手扶着葫芦,右手拿着劲划口子收浆,一天下来腰疼好像不是自己的,更有惨着,东北的蚊子、小咬,不管是什么时间,只要有人,就成群的围着你乱咬,戴着蚊帽都不怎么管用,钻进去咬的更厉害。有的人挨咬反映厉害,一天下来,凡是被蚊子咬的地方都肿的跟小馒头似的。脸上被咬肿了的,眼睛都肿成一条缝,想挣都睁不开,几乎都看不出人原来的模样。我还好,从头到尾都坚持下来了虽然也挨咬了,但是不像别人肿的那么厉害。据老职工讲,我杀毒。可也是,好多人到现在混身还滞留着一块块的黑斑。而我一点痕迹也没有。一天收集下来的成果,就像豆腐大小那样的块,也就三、五块。

  浆期过后,该收桔杆、葫芦和种子。将干黄的桔杆整棵收回。在将每各葫芦从秸秆上剪下来,秸秆捆成捆码放好。再将葫芦破个口子,将比小米粒还小的籽儿倒出来,收集在一起。因为籽儿很小,地上都铺着苫布。收工后统一收拾干净,分门别类的交给保管员入库。再由保管员登记造册,集中统一,上缴国家。

  听老职工讲:罂粟混身都是宝。你如果有个跌打损伤、头痛脑热的,喝上点水、吃上点籽儿,很快就会好的。我们刚从学校出来,又在那个年代都很革命的。再说了把任务分派给我们,事先就开会严肃了纪律,有好几个不准......。大家都非常严格要求自己,没有人违反纪律。无巧不成书:有一天,有一位肚子痛的直打滚,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于是,我们抱着侥幸的心里,给她吃了一小把籽儿,真神了,没过一会果真就真的不痛了。通过这件事,一些人的胆子就大了起来,时不时就吃两口。我虽然没有像有些人那样,也悄悄地留了一包籽儿,偷偷的收藏了起来。

  到七六年回城,我将此籽儿,种在了窗前的一块空地里。虽然过了那么多年,还真的发芽出苗啦!可能是陈籽儿,或者是气候、水土的关系,只长了十几公分高。到了开花的时候,也开出五颜六色的花朵,到了秋天没能结果,也就没有种子了。

  直到八四年,区政府响应:绿化环境、美化环境、黄土不露天的号召。我又一次看到了经过科学培育,无毒、基本上只开花、不结果的改良品种——东方罂粟。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