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防字604浦江战友的博客

这里是生活在上海的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60团战友信息交流平台

 
 
 

日志

 
 

17021928902 《年华痕迹》书序——我的老友赵军.....Jean  

2017-02-19 13:35:24|  分类: 3.青春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语:这位写书序的“水滴”她是我的同班同学,我俩在中学时就是“一对红”。“一对红”是1968-1969特殊年代学校搞运动的形式,不知五中的同学们是否还记得自己的那“对红”。正是这“一对红”把我俩“对”在一起已经近五十年的岁月,在《年华痕迹》中每一段历程都有她的陪伴——《难忘的北京五中》我当班干部时,她默默地支持我;我家父被打倒后,我俩更是“同命相连”在一起;那篇辅导员离开学校奔赴各方的“送别”文章是我俩写的...... 我班有34名同学一同到北大荒,不同的是到60团12连还不到一年的时间,我俩一起去《建新点》31连,同在伙房干活,同睡“铺挨着铺”(见《我当司务长》、《我和“女友”周红》);我俩一起编节目,一起说对口词,一起出连队板报...... 返城后,我俩走上不同的工作岗位,虽然关系没有北大荒那么密切,但是我俩一直保持联系。当我得知她患癌症后,她千叮万嘱不要告诉同学战友们,我亲眼见她是怎样以顽强的毅力战胜病魔...... 2008年我开博客《抛砖引玉的感受》她这块翠玉“水滴”是自己浮出水面,给我以极大的支持鼓励!并且她还积极地参与“兄弟连”、“防字604”和“北大荒知青”的各项活动(见《心中的旗帜》、《唱大戏的知青们》8.27中央党校“悲怆与光荣”节目、《北大荒知青》9.15北京展览馆节目)都有她的身影...... 她克服自身的种种困难担当“防字604”博客编辑部的志愿者...... 她的故事很多很多...... 她是我们69届一位“别致”的知青! 

温文尔雅的才女——“水滴”

《年华痕迹》书序——我的老友赵军 - Jean - jeanzhao0924 的博客 

书序

我的老友赵军

  赵军是一个敢想敢干,坚韧执着,始终对自己有要求,人生路上有目标的人。通篇博文字里行间无处不证实了我的说法。我们毕竟是在花季时期就结识了,并一起走过青少期,一起奔赴北大荒,一起开荒建点,一起放歌荒原。

文革中,十四五岁的我们迈进中学校园时,学习秩序等一切还在混乱之中。但赵军的领军风度已大显无疑:是她带着一群刚认清什么是篮球的女生起早摸黑厮杀在球场上,不得胜利终不低头;是她带着不乏二把刀的泳将在什刹海里击浪,不到小岛誓不罢休;辅导员编排的歌舞《光辉的历程》中,赵军英姿飒爽站排头;学工,学农,学文化的课堂上赵军仍是领头兵。当然,在无政府主义的年代里,也做出了一些在现在看来即是不可思议又啼笑皆非的事儿 ,毕竟还是一群浑事不懂的毛孩子。

19699月,十五六岁的我们被上山下乡的大潮无情地涌向北大荒。面对天做被,地当床,蒿草泥泞大洼塘的自然环境,赵军仍是一派凡事不服输的劲头:她忘记了自己是个刚满十六岁的女生,处处敢于和小伙子叫板:扛木头,脱大坯,凡事都不能把她落下。

经过一年来的努力,连队的雏形刚刚矗立在荒原上,19708月我们又被派往离连队3公里之外的107公里处开荒建点。我和她在刚刚搭起的木板房里当起了伙头军。还是赵军,挑水劈柴烧灶头;开荒送饭冲在前。

赵军的执着是出了名的:在当时艰苦的环境里,高强度的劳动收工后小伙子倒在炕上都是瘫软如泥。可她精气十足,不是小马灯下攻读马列,补习文化,就是和一群有志之士挥斥方遒

赵军广结人脉:无论是自己连队的,还是外连老战友,新朋友,或是团部机关等等,只要是思想积极向上,站在时代前沿,赵军都会从他们身上汲取力量。

正因如此,赵军在自己的人生路上,朝着自己心中的目标一路走来。进入老年回首望去:心中宁静而坦荡。

网名:水滴 写于北京 2016.12.22  

难忘的兵团知青生活经历14——我和“女友”周红

2008-08-09 22:56:46

  我的女友周红,有闭月羞花之美,才子佳人之文静,话音甜美动听,身材亭亭玉立,在学校、在兵团有“才女”的美誉。我有健壮之容,有烈火般的奔放,声音沙哑震人,站着顶天立地,我有“猛男”之绰号。我俩的长相、脾气、性格截然相反,只要你见到我俩其中的一人,用反义词去遐想,就能知道另外一人是啥样。

我敢于面对、直视任何的眼光和面孔:

《年华痕迹》书序——我的老友赵军 - Jean - jeanzhao0924 的博客

 当天津青年田某,因事沮丧困惑难过时,我敢于上前探望劝慰,给他端过去一碗汤,他18的壮汉,在我的面前,倒在床铺上抱头呜呜的哭出声来。自那以后,他见我,总是有些不好意思。

当天津青年郭某,在食堂对我只是“随便了点”时,我就厉严正色呵斥他,让他非常下不来台,灰溜溜的走开。自那以后,他见到我都躲着,绕着走。

 当北京老知青李某,表示出对我有好感时,我会设“计”让他乖乖的将双手伸入绳套中,把他的两手牢牢捆起来。无论他怎样哀求解开,我都无动于衷,他只得无奈的离去。自那以后,他见我尴尬万分。

 有一次,中午在食堂吃午饭,副连长老曾将我的手扭在背后,在大庭广众之下,让我叫他一声好听的。他这样,看似是在开玩笑,实际他是在借此打击北京知青的势力,来提高自己的威信。因为当时连队尤其是北京老三届知青的威望非常高,我们小知青都尊重他们。我抬头看了一下大家,大家也都在注视我们。老曾见我没支声,手力更加重了,扭的我很疼。我忍着疼,将身体侧转一点,我的左脚偷偷的抽回,放到他的脚后,趁他洋洋得意之时,我用左肘猛的向后一崩,正怼他的胸口,他本能的往后一退,被我的左脚绊住,来了个四脚朝天,大家哄堂大笑。我见他老羞成怒,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爬起来就扑向我,我撒丫子就跑,跑到大木堆上,这时已有两个老北京知青穆瑞和李建中死死的拽住他,边拉边劝:“她真的会点功夫,开玩笑别急……” 我也趁势笑着说:“您要敢上来,我可真把木头踹下去啦!”。自那以后,老曾再不敢轻举妄动。

 最过分的是,我在井边洗衣服,北京老高三知青穆老师将衣服扔到我的洗衣盆里,让我帮他洗,我立马把衣服拽在地上,头也不抬。不是我不抬头,而是我不敢抬头,因为老知青对我们很好,处处关照爱护我们就像长辈。直到现在,见到穆老师时,我还是一脸的歉疚。

 我这样做,既不是无情无义,也不是造作;既不是挑逗,也不是挑战;而是在保护自己。我的父亲三番五次的在信中叮嘱告诫:女孩子千万要小心,自持自重自尊自爱,一足失成千古恨啊!雨果在《九三年》》中写道:男女之间无论什么性质的情爱,总是对男人有利。

 周红和我用不同的方式,处理对男生的关系。周红长的美,身体柔弱,就像林黛玉。人们都会怜香惜玉。她比我更处于男人“关爱”的眼圈视线中。她从不用眼睛看人,人们也扑捉不到她的眼神。眼睛是心灵之窗,人们往往透过眼睛来看内心,捉摸了解发现人的思想。她不给任何人机会来发现自己。鲁迅有一句名言“最轻蔑的是无言,甚至连眼珠都不转过去”。她就是用这种“蔑视”的态度来保护自己,距人以千里之外,不能近前半步,只能在远处欣赏她那楚楚动人的身影,静静的观赏她的美貌。连我在她的面前也是毕恭毕敬,从不敢“造次行事”。

 她有一张照片,穿着豆绿色中式上衣,脖子上围着一条驼色的大长围脖垂在胸前,站在颐和园麒麟铜塑旁,眼睛微微的瞄向下方。我爸爸是高级摄影师评价说,“周红这张照片的神态气质非常好”,特意给她放大,我妈妈给这张照片着上色,挂在墙上,乍一看以为她是闭着眼,定神一瞧才能品味到她那神韵,那叫美,就是一张“东方维纳斯”的画像。

《年华痕迹》书序——我的老友赵军 - Jean - jeanzhao0924 的博客

  天气渐渐的凉了。晚上,我被她的咳嗽声惊醒,看到她坐着,我问她,“怎么啦?是不是感冒了?” 她轻声的说:“我的气管炎病犯了,我小时候就有气管炎,天一冷就容易犯,我妈最担心我这病了。” 我说:“怎么办呢?”她说:“没事,我有药,你睡吧,明天还得起早做饭呢。” 我的身体好,体会不到气管炎(哮喘)病痛的折磨。我只知道,她犯病时,担心咳嗽吵别人休息,有时一整夜的坐着睡觉,第二天早上照样去做饭。

 朋友们、战友们,这就是我的“女友”周红,69届中一名“别致”的知青。

Jean写于温哥华 2008.8.8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