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防字604浦江战友的博客

这里是生活在上海的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60团战友信息交流平台

 
 
 

日志

 
 

16072927552 1969年北大荒大涝 知青昼夜拾禾抢收......防字604  

2016-07-29 05:43:51|  分类: 3.青春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天用 1969年北大荒大涝 知青昼夜拾禾抢收 - 防字604 - 防字604

康拜因拾禾抢收


本应7月麦收,可笨重的康拜因收割机下不了地。都8月底了,成熟的麦子眼看要毁了。

有些地块地势高,用东方红54履带式拖拉机装上悬挂收割器,把麦子放倒晾晒。可太阳就是斗不过乌云,晾晒的麦子被连阴雨泡得发芽了,从地头远眺,一望无际的灰黄发霉的麦茬地夹杂着一行行绿油油的麦苗。

低洼地的麦子成片倒伏,整个儿让水泡着。别说收割机,连履带拖拉机也是有去无回,撂在地里好多天。机务排的老职工往履带上绑木头棒子,加大受力面积,减少局部压强,结果根本行不通。只好人工收割了,全连几百号人手持镰刀从水里捞麦子,收效甚微。几千垧地靠人工得收到驴年马月,无非是死马当活马医,总得干点什么。

待积水稍退,连里又发下大钐刀,就是草原上打草的那种,三米多长的把儿,二尺来长月牙状的刀,抡个半圆,麦子能倒下一片。效率高了,可熟透的麦粒也都脱落了,事倍功半。成天战斗在水里,蚊虫叮蚂蝗咬,很多同学的小腿都红肿溃烂,但都坚持着,或者说不敢请假。

进入9月,总算盼来晴天。经过一段暴晒风干,康拜因总算能下地了,于是开始昼夜拾禾抢收。

拖拉机牵引康拜因匀速行进,一条条发芽的黄绿相间的麦子被拾禾器送进康拜因肚子脱粒,然后麦子和麦秆分离。发芽的麦粒由滚筒装上随行的嘎斯卡车,麦秆由康拜因的尾部吐出来,又形成一行行麦秸躺在大田上。按理康拜因后面应该拖着草车,接满一车麦秸后自动卸车,成为一个个方草垛,然后拉走造纸。不过眼下粮食要紧,顾不上其他啦。

不久,我们就尝到自己的劳动果实“芽麦面”。北大荒的春小麦清明播种,七、八月收割,日照少,生长期短,本来就粘,这发芽麦子磨的面更是又黑又粘,二两的馒头比现在一盒烟大不了多少。

入冬前要翻地,地里的躺着的麦秸会缠在犁头上,任凭拖拉机冒黑烟就是动弹不了,所以要把麦秸烧掉。我和几个同学每人几盒火柴去干这烧荒的活。

麦秸干透了,走到上风的地头,一行行点着麦秸,火借风势,就像一根根导火索向远方烧去,火光熊熊,白烟滚滚,还挺壮观(那时不讲环保)。

这是我在北大荒最开心的农活。可惜几天下来,北京发的屎绿棉袄(兵团又从我们工资扣回37块钱)的两条袖子只剩胳膊肘以上了。后来那两年冬天我穿着战友的黑色翻领棉袄,记不清是谁的,多半是哈尔滨哪个老兄的。

来源:枫网
网址:http://www.laoren.com/lrbdn/2015/480101.shtml
(责编08)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